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小師叔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6-24 21:34:16

  驚蟄
懷愫/文

  謝玄心中一凜, 看向小小,小小也是滿面肅然。

  好在她本就膚色雪白,神情淡漠,倒瞧不出來心中所思,只有謝玄知曉她如何震動, 輕輕握了握她的手, 對那紫紗袍的道士行拱手禮。

  “有勞帶路。”

  那紫紗袍的道士退后一步,不肯受禮,口中連稱:“不敢不敢,若論排輩,當稱一聲師叔師姑。”

  這紫紗袍的道人也有三十多歲的年紀, 可對著謝玄和小小只有行禮的份, 謝玄這才想到, 玉虛子看著精神矍鑠,該有八十高壽了。

  他與紫微真人是師兄弟,他收的徒弟, 年紀再小,輩份也高。

  整個紫微宮中, 謝玄和小小只須對紫微真人行禮便可, 便是紫微真人的徒弟,也只須行平輩禮。

  謝玄皺皺鼻子, 都沒正經給二師父行拜師禮, 就沾了他這么大的光。

  他立時便挺直了腰背,微微一笑道:“師侄帶路罷, 莫要讓師叔久等。”

  紫袍道人這才帶著謝玄小小往山上走去,一邊走一邊道:“太師父在卦臺打坐,聽聞是玉虛子太師伯派小師叔小師姑前來,立刻吩咐下迎。”

  蒼山之中長林古木,連山絕壑,松風過處,讓人精神一振,山下已是酷暑天氣,山中卻一片清涼境界。

  一條石階從半山腰往上去,只能看見一半的山道,另一半隱在云霧間。

  紫袍道人也是紫微宮第三代中的好手,他常走山路,登階極快,走了一程這才反應過來,他站樁的功夫是打小練就的。

  這拳腳功夫與道術不同,道術成就只論才智高低,而這拳腳劍術卻與年歲相關,就算謝玄和小小再是太師伯的高足,也不過十幾歲大,能練幾年功?

  跟著他的步子走,必然吃力。

  誰知回頭一看,就見謝玄與小小肩并肩,仿若閑庭信步,時不時還停下腳步,指一指山中鳥雀松鼠。

  謝玄見他回頭還問一聲:“這山中的兔子松雞可能獵來吃?”

  紫袍道人笑容一滯,果然是玉虛太師伯的徒兒,他十多年前見著玉虛太是師伯,他便吃得醉熏熏的,在膳堂里大大搗亂了一番。

  無論火工道人怎么解釋,都不肯相信觀中竟沒葷食可吃,拎著小道童的領子,讓他們去給他打山雞吃。

  這可……這可真是有其師父必有其徒弟。

  紫袍道人笑了一笑:“宮中皆殺生,太師父是長年茹素的。”

  謝玄點一點頭,跟著紫袍道人繼續向上,越是往上,越是不見人影,只聞鳥雀松風,臺頭望去,云消霧散,就見山頂上一只巨大的石頭香爐。

  他們還未登上卦臺,就有兩個小道童出來:“太師父奉傳召,入宮去了。”

  紫袍道人蹙了眉頭,回身向小小和謝玄解釋:“圣人多有傳召,太師父得傳必去,等他自宮中歸來,再帶師叔師姑拜見。”

  爬了這么長的石梯,竟連人影都沒著,謝玄望著山道:“難道還有一條下山的路?”

  紫袍道人搖搖頭,笑道:“只有這一條路。”

  可紫微真人究竟用什么法子下了山,他卻不說。

  他不說,謝玄也不問,紫袍道人將謝玄小小帶下卦臺山,告訴他們整座山都是紫微宮的道場,何處殿宇是哪一位真人,一一點給謝玄小小去看。

  行到半山,突然聽見琴聲,紫袍道人站住腳:“這是聞人師叔在竹林中奏琴。”

  謝玄笑了:“那是熟人,師侄不必再跟著我,我去跟他打聲招呼。”他還想四處走走看看,摸一摸紫微宮中的路。這人一直跟著,著實麻煩。

  “這……”紫袍道人也不想帶著兩個年紀這樣小的長輩滿山溜達,拱一拱手,“那就請小師叔自便罷。”

  兩人說話間,小小已然先一步邁進竹林了。

  聞人羽坐在大石上,一張古琴擱在腿上,雙目望向竹林幽處,指間輕輕彈撥琴弦。

  澹王大船上人員眾多,光是侍女便有百十人,每到港口就要停下補給,多則三五日,少也要一二日。

  聞人羽卻急趕著回京城,小船能不停泊就不停泊,反比謝玄他們更快回來,將蕭廣福押解上山。

  紫微真人是極喜愛這個小徒兒的,微笑問他:“此番下山,可有什么收獲?”

  聞人羽一上山就先跪在師父面前請安,接著就將一陽觀是如何斂財的報給紫微真人,說完了正事,又將在遭遇了呼延圖的事告訴了紫微真人。

  紫微真人一直闔目坐在蒲團上,聞言睜開眼睛:“飛星術竟還留存世間?”說完問道,“你說那是個異族人?”

  紫微真人聽見呼延圖生著一雙綠眼,念叨兩聲:“呼延……呼延……”

  原來北狄王庭還有活口,喪家之犬不足為慮。

  聞人羽又把玉虛真人的事也一并稟報給他,在提及玉虛真人收了兩個徒弟的時候,語意晦澀。

  他自小由師父帶大,看師父便如看父親一般,而紫微真人較之嚴父,又多了一份慈愛,對著他心中什么委屈都能吐露。

  可偏偏這件事,不能告訴師父。

  他見到了一位女子,對她動心了。

  紫微真人一心修道,八十多個春秋只有此等凡心不曾動過,又早就沒了少年熱血,自然不明白小徒弟話語中的深意。
只微微笑道:“能叫我師兄收入門下,必是驚才絕艷,你瞧見了有些嫉妒之心也是人之常情。”

  聞人羽垂下頭去,他確實嫉妒謝玄,卻并非因為才能的緣故,而是他與桑姑娘一同長大,朝夕相對,同坐同臥,焉能叫他不慕。

  紫微真人伸手摸了摸小徒弟的頭頂:“才之不可強也,你已然出類拔萃,大道有魔考,破除心中業障,便能更上一層,這是好事。”

  聞人羽心中苦澀,卻不敢向師父言明,又咬牙道:“請師父將穆國公府送來有侍奉徒兒入道的門人,遣散回去。”

  紫微真人聽了,良久不語,白眉微垂,只說了一個“好”字。

  朱長文一行人,雖在船上幾番找聞人羽說情,都被他擋了回去,消息一來,就收拾好東西,離開了紫微宮。

  紫微真人坐在蒲團上,闔目道:“你番出門,所獲非淺,比為師想的還更多一些。”說著睜開雙目,慈和望向聞人羽,“你走之時,為師曾說過,若能讓我滿意,便賜你道號,如今為師覺得時候到了。”
聞人羽跪地拜倒:“徒兒想勝過心中魔考,再請師父賜名。”

  他自入道門以來,一直在等的就是師父給他取道號,他到此時用的還是俗家的姓名,可師父終于這么說了,他卻不能受。

  只有聞人羽自己知道,讓他輾轉反側的是什么。

  山間霧氣不散,林中飄渺似仙境,聞人羽撥響琴弦就見小小踏霧而來,指間一頓,琴弦倏地斷了。

  “桑姑娘。”他一時梗住,不敢再言,不知眼前景象是夢是真。

  “聞人羽。”

  聞人羽只聽見她的聲音便動彈不得,想要應她,又怕一動,她就又如夢中那般消散了。

  小小不知聞人羽心中百轉千回,她不忘明珠所托,對著聞人羽點一點頭:“明珠讓我見到你,跟你問好。”

  聞人羽方才臉紅到了耳根,心口直跳,此如一盆涼水兜頭而下,臉上血色褪盡,他抱著琴站起來:“桑姑娘別來無恙?”

  謝玄就在這時跳進竹林,同聞人羽打個招呼:“你倒會找地方。”

  向下望去,京城景色盡在眼中,謝玄一把勾住小小的腰,跳到大石上:“你看,那兒還是京城,咱們明兒進京城去,說好了要帶你去最好的酒樓吃席面。”

  這是二人剛出村子的時候,謝玄答應的,沒想到他還記得。

  小小點點頭,霧色又眸中就只映出謝玄一個人的影子。

  聞人羽收回目光,知道小小沒逛過京城,對他們道:“前些日子是城中的觀蓮節,再過幾日開七星斗壇,城中都有盛會,極是熱鬧。”
想到上回游玩出事,聞人羽又道:“京城巡防極嚴,從來沒有不法之事,桑……桑師妹和謝師弟可放心游樂。”

  既拜了玉虛真人為師,那他們就是同門不同宗,謝玄聽見他這一句謝師弟,咧了咧牙,一掌拍在聞人羽的肩上:“多謝。”

  宮中鐘聲陣陣,聞人羽道:“放膳了,桑師妹和謝師弟隨我來罷。”

  說完拂竹而出,本就不靜的心湖,如有石子投入湖心,泛起層層漣漪,不知何時,才能聽桑姑娘叫他一聲師兄。

  三人下得山去,聞人羽輩份極高,紫微宮中禮教森嚴,凡有人經過都要對他行禮,叫一聲師叔。

  謝玄小小跟在聞人羽身后,進了膳堂單獨坐一席位。

  自有道童送上青菜豆腐,香菇面筋,素菜做得十分清淡,謝玄十分吃不習慣。

  他沖小小擠擠眼:夜里到后山打只雞吃。

  小小回他一眼:不許多生事端。

  謝玄只好悶頭猛吃,一碗不夠,又添了一碗,這沒油水的東西吃幾碗都不飽,小小卻覺得這素菜十分可口,比平日里吃的還更多些。

  膳堂之中總有百十號人,可殿中連咀嚼的聲音都少有聽見,謝玄吃了個半飽,放下碗筷,抬頭就見膳堂門口進來一人。

  穿著緇衣道袍,頭戴蓮花玉冠。

  謝玄怔在當場,呼吸不由粗重起來,小小抬頭去看,竹筷落在上,一聲脆響。

  那人目光滑了過來,僅在小小和謝玄的臉上微作停留,便又轉過頭去。

  兩人的目光追隨而去,心中震撼已極,那人活脫就是師父的模樣!

10241 3581070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81070.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