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骨肉血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8-09 23:07:08

  驚蟄
懷愫/文

  女聲溫柔至極, 可小小還是抬手捂住眼睛,陰氣一沖,她又開始流淚了。

  女子往后飄了兩步,滿面歉疚:“對不住你了。”

  小小抹去淚水,想要問話, 被她擺手攔住, 又說一次:“不要讓他知道,你看得見我。”

  女子說完飄回到謝玄身邊,繞著他打了個轉,一邊哭泣一邊露出笑容,雙手闔什, 仰頭望天:“多謝商家列祖列宗, 保佑我兒平安長大。”

  她在縫那紅兜之時, 下了術法,這件紅兜只要在兒子的身上,便能保護他, 時隔多年,金蝠一出, 便喚回神志。

  淚珠涌出眼眶, 還未落地,消散成煙霧。
是誰害你?
既不能說話, 小小便借著符灰在地上寫字問她。

  女人垂下眼眸, 又看了眼謝玄,才對小小道:“求你千萬攔住我兒, 萬萬不能讓他替我報仇。”

  小小愈加不解,她死狀這樣凄慘,若不是他們兩人陰差陽錯,來到這里,打開了棺木,她就會魂飛魄散,死前受的冤屈,再也無人能替她討回公道。

  為何?小小再次寫道。

  女人蹙眉抬首,望著小小的目光滿是柔意,嘴角竟還微微含笑:“弒父的承負,非人所能受,我不能為了殺那禽獸,就斷送我兒一生。”

  弒父殺母,乃是人間極惡之首,作此惡者,報六親子孫,生生世世都要承擔因果。

  何況謝玄還是修道之人。

  小小聞言大震,商皇后是師兄的母親,那皇帝就是師兄的父親,他的父親害死了他的母親。

  她咬住嘴唇,低頭寫道:他因何害你?

  商云籮看見這句,臉現恨色:“為了我這一身骨血。”

  商將軍就只有商云籮這一個女兒,生下來時通體青紫,只有一絲活氣,是商將軍用術法穩固神魂,才能讓她安然長大。

  “我本該死之人,可父親逆天改命,折半生陽壽為我續命,是以他不到三十,便英年早逝。”

  商云籮說話的時候,眼睛一錯也不錯的盯著謝玄,她父親為她舍去半世陽壽,她為了她的兒子,也這么做了。

  “我父親將最好的給了我,必不會想到,有朝一日,竟是這些害了我。”商云籮苦笑一聲,“我的一身骨血就是續命的良藥。”

  圣人正值壯年,突然得病,太醫束手無策,紫微真人也不過延緩病情,并不能根治他的病。

  “有人向他提議,用我的血當藥引。”

  不過一兩滴血,刺破指尖就能得到,商云籮并未當一回事,還希望以此能讓商家人好過一些。

  初時皇帝的病確實慢慢好了起來,也對她另眼相待,商家人再次得到圣寵,兩人成婚多年,終于有一段和睦歲月。

  可慢慢的,一兩滴血不夠用了,他從一天喝一次藥,到每個時辰喝一次藥。

  即便如此,也控制不住病情。

  便是此時,商云籮懷孕了。

  商將軍的法術只在女兒的身上靈驗,所以用她的血當藥,效用不大,但嬰兒在母體孕育,母之血肉便是嬰兒之血肉,先天得來的,比后天得來的要更強。

  用這個孩子便能再施禁術,為皇帝續命。

  商云籮拼死也沒能將孩子送出去,自己還被釘死在棺中。

  死后一口怨氣不散,附在骨上等了十六個年頭,終于開棺見月,了卻心中夙愿。

  謝玄解下衣衫,將母親之骨收攏裹起,緩步走到紅棺前,就見棺中有一灘血痕,他凝神瞧了一會,恍然大悟,這是木釘入腦,留下來的。

  謝玄猛然喘息,點起火折,點燃紅棺,將這個困了母親十六年的東西燒成灰燼。

  既燒了棺木,那棺蓋也要一并燒去,他剛要點燃棺蓋,就見棺材板上寫著一行褐色的字。

  “商家列祖,庇佑我兒,遇難呈祥,逢兇化吉。”

  木釘入腦,商云籮一時未死,那片刻之間只想到兒子,她雖根骨不成,道術低微,也撐著一口氣,在死前留下誓言。

  謝玄終于忍耐不住,撫棺大哭。

  小小走上前去,兩只手摟住謝玄的肩膀。

  商云籮死前遺愿便是兒子平安,此時魂魄被釋放,見到兒子果然如她所愿,不能再留存世間。

  三魂歸天地,七魄散于塵世間,一切愛恨隨風而化,可她臨走之前還想伸手撫一撫謝玄的額頭。

  謝玄頭頂六毫金光一現,商云籮竟碰不了他,小小咽淚抬眉,對她做出口型“上身”,說著放空神識,毫不抵御。

  一雙軟手自頭頂撫到耳根,一下又一下,輕拍著謝玄的背,聲音雖出自小小的口,卻是從未有過的低柔:“別不痛快,她心里是很高興的。”

  謝玄依舊蒙頭大哭,不愿意讓小小見到他這模樣。

  商云籮附身,也只來得及說這一句話,說完便離身而去,半身已經化作光點,她最后對小小道:“萬萬不能讓他為我報仇。”

  說完這句話,商云籮便化作一道氣,破窗而出。

  小小伸手抱住謝玄,死死咬住嘴唇,這仇,師兄不能報,就由她來報。

  圣人遲遲不到,池一陽有些沉不住氣,他就坐在紫微真人身邊,一直關切著紫微真人的動向,聽見紫微真人呼吸一促。

  立時問道:“師父怎么了?”

  紫微真人袖中靈牌碎了一條縫,他方才抽出一絲神魂以鳳鸞宮去,本是想指引謝玄開棺的。

  不意兩個小孩子竟然這么厲害,竟然能傷了他。

  “無事。”紫微真人闔上雙目,小姑娘倒還有些真本事。

  池一陽見師父打坐入定,不敢吵著他,可就在此時,圣人駕到。

  他看上去哪像是重病垂危的人,不僅面色紅潤,氣色極佳,白發也有一半變黑,與貴妃二人相扶相攜,笑著入席七星宴。

  百官紛紛下拜。

  瑞王打頭,寧王,楚王隨后,按年紀一字排開,齊齊向圣人請安。

  圣人語笑生風:“聽說今年的七星之中,還有一位坤道。”

  奉天觀的人面面相覷,他們與寧王相商,就在今日動手,可圣人怎么也不像是燈盡油枯,王氣衰弱的模樣。

  行刺天子的因果承負,該如承擔?

  圣人問話,貴妃言笑晏晏:“今歲的天樞星既是女子,就該由妾來點星才是。”

  盛夏時節,宮娥多穿薄紗裹胸,貴妃肌膚豐白,色若芙蓉,緋紅輕紗攏在身上,目光滟滟。

  圣人點頭笑應:“就依了貴妃。”

  太監立時奉上玉牌,上刻天樞二字,貴妃嬌聲道:“天樞星上前來罷。”

  “小小”立了起來,舉步上前,行到圣人貴妃的面前,緩緩下拜。

  離得遠時,瞧不清眉目,站到燈下,貴妃目光一怔,她再想不到,得了魁首的坤道,竟生得這么美。

  烏發如云,膚白若雪,舉目抬足不似真人。

  如斯美人,竟去修道。

  貴妃用眼角余光去看圣人,見圣人目色不動,看著小小,似在看一朵花,一枝柳,心中雖詫異,卻滿意。

  也跟著笑起來:“想不到天樞星如此年輕。”贊一聲年小還行,要贊她美貌是萬萬不行的。

  將手中玉牌交給宮人,“小小”自宮人手中接過玉牌,再次下拜,回到座中。

  接下來是“謝玄”,眉飛入鬢,薄唇含情,貴妃由不得多打量兩眼,可“謝玄”瞧也不瞧她一眼,貴妃瞥過眼去,心中冷哼,生得再俊,也是塊木頭。

  目光投到袁一溟身上,口角含笑,步搖流光。

  奉天觀的人一齊上前點星,百官還有些驚詫,怎么圣人一句也不寬慰紫微宮,連紫微真人都不問起。

  也有偷偷打量紫微真人的,見他闔目打坐,都鬧不明白這是唱的哪一出。

  紫微真人袖中金鈴一顫,他立時知道商云籮已破棺離開,回目遠望,就見一道紫氣沖云破宵。

  她在棺中困了這樣久,竟不來報仇?難道聚陰這么多年,一點效用也無?

  紫微真人一時疑惑,又穩住心神,她不來,謝玄也會來,抬頭望向圣人,袖袍一抬,一道柔風吹去。

  奉天觀幾人跪在座下,只覺一道風吹過腳背,騰空而去,吹拂起圣人的衣擺,露出衣中一絲銀絲。

  那人眉頭一皺,立時回神,銀絲牽機,眼前這個不是圣人,而是傀儡!

  圣人竟連七星宴也不出席了。
奉天觀人心大定,互相使了個眼色,其中一位道:“我們五人為祝圣人龍體大安,預備了些一套劍舞,請圣人觀賞。”

  “圣人”手中執杯,卻不飲酒,微微點頭。

  奉天觀五人手執桃木劍,踏九州罡步,在臺前齊齊挽了個劍花。

10241 3595521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595521.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