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竹條

書名:驚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懷愫 更新時間:2019-09-23 22:20:16

  驚蟄
懷愫/文

  “開!開!開!”

  一群孩子圍著個幾案, 案上擺了三只反扣著的碗,案后坐著個中年漢子,笑瞇瞇看著這些娃娃:“當真是這個了?那就開!”

  伸手將當中那個碗,碗下空空如也。

  漢子立時笑了:“你們運氣不好。”

  那個與他對猜的少年,便從懷中摸了一枚銅板:“再來!我就不信我猜不著!”

  漢子道:“還有一枚錢, 留著買飴糖罷。”

  少年自然不肯, 那漢子接過銅子,將錢扣在一只碗里,兩只手飛快挪動這幾只碗,最后擺平在少年面前。

  “選罷。”

  謝玄牽著小小走過,他們進鎮賣皮貨好過年, 見這攤子上嚷得熱鬧, 停下腳步看了一會兒。

  他一見那中年漢子的手, 便笑了,他把銅錢挾在指縫中間,根本就沒扣進碗中, 飛快轉碗的時候,又把錢塞進了袖子。

  小小皺皺眉頭, 扯了扯師兄的袖子, 這人不是好人。

  謝玄知道她心中所想,摸了摸她的頭:“你想不想吃肉包子?”

  小小把頭一點, 她當然想吃!鎮上的肉包子, 個頭又大,餡料又足, 他們要攢好久的錢,才能到點心鋪子里去喝一碗豆花,吃個大肉包子。

  往日進鎮賣皮貨,還能用余錢吃一頓,這回進鎮是賣掉皮子是給師父抓藥的,哪還有余錢吃肉包子。

  謝玄眉頭一挑,洋洋笑起來:“你等著,咱們不動這皮子的錢,每人吃兩個大包子!”

  謝玄便牽著小小湊到攤邊兒,那中年漢子抬頭一看,是兩個衣衫破舊的孩子,剛想趕他們走,就見謝玄包袱里露出一塊鹿皮。

  他立時眉開眼笑,招攬道:“小兄弟,要不要玩一玩?咱們一換一,猜中了就給你一枚錢。”

  謝玄聽了搖搖頭:“我沒錢,我就是看看。”

  那漢子也不直說要他們的皮子,道:“玩一次,這一次不算錢。”

  謝玄依舊遲疑:“當真不算錢?”

  “那是自然了,頭一把都不算錢,你若是猜準了這一枚錢就是你的。”

  “你莫不是騙子罷。”

  漢子臉上顏色未變,笑著點點圍在攤邊的少年們:“你問問他們,是不是都贏錢了?”

  第一把自然是贏的,輸上三五把的,又再贏回一枚錢,可仔細算一算,還是出的多,進的少。

  這些童子少年想了想確是贏過錢的,便都跟著點頭。

  謝玄咬牙道:“那就……玩一把!”

  漢子手腳極快,拿出一枚錢在幾個少年面前一晃,放到碗內,將三個碗反轉,當著謝玄的面道:“可瞧清楚了。”

  謝玄瞪圓了眼睛,等那漢子將碗左右換過七八回,他便假裝鄭重其事,手指一點:“這個,不,那個!”
漢子咧嘴笑了:“到底哪個?”

  謝玄深吸口氣:“這個!”指著最左邊那個碗,這碗一打開,果然一枚錢躺在里面。

  是那漢子伸手抬起碗沿時,順手塞進去的。
謝玄得了一枚錢,立時便要走,漢子趕緊攔下他:“小兄弟,再來一把。”

  接下來五把,謝玄把把開紅,接連贏了五枚銅板,那漢子急得抓耳撓腮:“你運氣怎么這樣好?”

  攤邊的少年童子,到這會兒也不知是自己被騙了,紛紛攛掇謝玄再跟他賭:“咱們就沒見過連著贏了這么多回的人。”

  謝玄滿面是笑,低頭對小小道:“再贏一把,再贏一把就去吃大肉包子。”

  中年漢子便道:“小兄弟運勢這么好,不如來把大的。”

  “怎么玩大的?”謝玄撓撓腦袋。

  “拿你這包袱里的東西賭,你若是再猜中了,我給你這個!”拿出幾角碎銀子,換成銅板,總有兩來個錢。

  謝玄便假裝遲疑:“那可不成,這包里的東西總得值一兩銀子呢。”

  漢子一聽便笑了,整張的鹿皮,花色又這樣好,哪會只值一兩銀子,這傻小子還真當自己有福份。

  圍著的少年童子便道:“你這么厲害,怕他什么,必能贏回來。”

  謝玄盯著銀子,十分意動,咬牙道:“那就賭了!”

  漢子等的便是這一句,將三個碗轉來轉去,半天咧著黃牙:“選罷。”

  謝玄伸出手去,死死扣住一個碗沿,漢子笑瞇瞇看著他,他道:“這個……沒有。”

  一邊說一邊將碗掀開。

  果然沒有。

  漢子臉上一變,謝玄又飛快掀開另一只:“這只也沒有。”

  案上孤零零余下一只碗,少年們歡呼起來,兩只都沒有,必是在余下那只里面了。

  漢子臉色大變,直喘粗氣,他盯著謝率,就見這半大少年沖他微微一笑:“開嗎?”

  自然是不能開的,他這營生若是被識破了,哪還有人受騙上當。

  他氣得眼角直抽,只得將那枚碎銀給了謝玄,謝玄拋在手里一掂,便知他以小換大,可都得了錢,笑一笑便拉著小小走了。

  那人想收攤追上,換個地方再把錢要回來,幾個少年將他團團圍住,紛紛取出銅板來,要再同他賭。

  謝玄拉著小小快步轉變,拐到后街:“這些錢能給你做一件新棉襖了,咱們再買些糖塊,給師父切點肉回去。”
兩個孩子興高采烈,拎著滿滿的東西回家,將如何贏了銀子的事告訴了卓一仁。

  油紙袋中還裝著兩個大肉包子,是專程帶回來給師父吃的。

  卓一仁聽得眉頭大皺。

  師徒三人一路漂泊,終于在竹溪村中安了家。

  他懂醫理,又通些粗淺醫術,在村中替人瞧病,當個行腳大夫。不看病時,種地捉魚,日子雖貧,倒也過得和樂。

  他們安頓下來,還是因為小小。

  小小兩歲多的時候,卓一仁才發現她的眼睛與常人不同。

  她那時還不知害怕,時常自己一人咿咿呀呀,對著墻邊井臺說話,有時還會伸手舞蹈,仿佛在與什么人玩耍。

  卓一仁自將謝玄帶出紫微宮,因怕追捕,一直都沒碰過道士的營生,靠替人打短工養活兩個孩子。

  直到小小顯出異狀來,他才又重操舊業。

  可他的符咒時靈時不靈,有時小小能如尋常孩子那樣,有時卻依舊能瞧見那些東西。

  直到謝玄有樣學樣,他根本便不懂得念經,更不知什么請神入符膽,但他照著葫蘆畫瓢,竟也畫得有七八分相似。

  卓一仁自己道學粗淺,用同門的話來說,便是他雖入門早,可一直都在門外徘徊,不曾真正得窺門徑。

  他捏著謝玄隨手畫出的神符,知道他天資極高,天生就該學道法。

  便帶著他們到了竹溪村中,在遠離村落的地方建起竹屋,在院子里打下木樁,紫微真人是如何教導徒弟的,他便是如何教導謝玄的。

  經念,抄書,站樁,畫符。

  將他自己會的那一點,盡數傳授,如今他已經沒有什么再能教給謝玄的了,也不知紫微宮是不是放過了他們,還會不會找來。

  路太順了,總會栽跟頭,這孩子的性子如此張揚,怕他將來惹出禍端。

  卓一仁深吸口氣,抽出竹條,對謝玄道:“跪下。”

  兩個孩子臉上的笑意一下凝固,并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

  “本門規矩是什么?”

  一不許欺凌弱小,二不許沾酒色財氣。

  犯戒者杖百下。

  小小立時挨到師父身邊,仰著頭央求:“師父,師兄再也不敢了,別打他了罷。”

  謝玄梗著脖子,并不覺得自己錯,他這是劫騙子的富,濟自家的貧。

  卓一仁半點不手軟,謝玄結結實實挨了一百下竹條。

  “你錯了沒有?”

  小小抽抽噠噠哭個不住,謝玄死咬牙關,打了百下還沒認錯,等看見小小眼睛都哭腫了。

  終于嘆一口氣,:“我錯了!”

  小小立刻破涕為笑,可小臉哭得跟花貓一般。

  卓一仁看著他的樣子,嘆了口氣,把小小抱回屋里,替她洗臉擦眼淚,摸著小小的頭道:“往后師父不在了,小小千萬要勸著你師兄。”

  小小點了點頭,掏出肉包,捧在手里,托到師父面前,讓師父咬一口。

  卓一仁微微笑著,張開嘴,咬上一口,小小這才笑了。

  謝玄在窗外站樁,把臉一撇,輕輕的,哼了一聲。

  

10241 3607363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1_3607363.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