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77章 抵擋

書名:劍從天上來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蕭舒 更新時間:2019-09-07 22:17:31

  他確實不想卓小婉也跟著倒霉,再怎么說也是喜歡卓小婉的,死了不想拉著她陪葬。

  卓小婉輕蹙黛眉深看他一眼。

  到了這個時候,宋師兄還有心思開玩笑,什么同命鴛鴦,還真是心大。

  這是看透了生死才能如此灑脫?

  “好一個同門情深!”方明希輕笑一聲,諷刺的意味濃郁之極。

  宋云歌道:“難道方前輩也要把卓師妹殺了?她可與莫云凡沒什么關系!”

  “她與云凡沒有關系,可與你有關系!”方明希幽幽說道:“讓你傷心痛苦,我怎能不做?”

  宋云歌道:“殺了我,頂多滅你們青鹿崖,殺了卓師妹,你們青鹿崖想死都難!……你是孑然一身?”

  “沒有了云凡,我便是孑然一身,誰死跟我沒關系,只要你死!”方明希輕笑一聲:“到了現在,你還不死心呢?還要仗你們天岳山的勢,可笑!”

  “方前輩,那咱們只能拼命一戰了。”宋云歌嘆息著搖頭,看一眼卓小婉。

  卓小婉能看到他眼中的示意。

  他要纏住她,讓自己先逃,能逃一時是一時,別平白在這里送命。

  她輕輕搖頭。

  她是絕對理智之人,知道自己縱使逃也是逃不掉的,反而不如與宋云歌連手對敵,打是打不過的,但說不定能傷到方明希。

  方明希是青鹿崖的翹楚,曾經名噪一時,是難得的天才,這般年紀能達到劍侯之境,也不負她的名聲。

  她忽然明白了當初宋云歌的處境,到了這個地步,自己也要逾兩境了。

  性命都難保了,哪還管得了以后,哪能管得了有沒有境界障?

  宋云歌擺擺手,對方明希道:“方前輩你對青鹿崖極為怨恨吧?難道是因為莫云凡?”

  他沉吟道:“青鹿崖好像也沒薄待莫云凡,方前輩為何還要如此?……唔,難道是因為莫云凡的父親?”

  “閉嘴!”方明希斷喝。

  宋云歌這一刻將所有精神力量凝為太陰神針射出。

  方明希身體陡然一亮,腦后虛空忽然浮現一柄光劍,由溫潤白光凝成的一柄長劍。

  光劍閃動,她眸子宛如冷電迸射:“好小子,夠陰險!”

  宋云歌暗嘆一口氣。

  太陰神針果然無法傷到劍侯,天劍能擋得住太陰神針!

  所謂劍侯,便是九重天所封之侯,可以得賜天劍,而不僅僅是勾動天外元氣。

  這天劍是天外天的元氣所凝,平時并不顯現,唯有催動天外天心法,勾動天外天磅礴元氣才能凝現。

  他不是劍侯,所以不知道到底是怎樣的,外人是沒辦法御使這光劍,非劍的主人,碰觸必受攻擊。

  按他的理解,這天劍便是激光劍,看似輕盈,卻削鐵如泥,無堅不催。

  再鋒利的寶劍,如果沒有足夠力量的護持,也無法抵擋天劍一擊,遇之必折。

  他讓卓小婉趕緊走,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如果是劍侯以下,還能超階,到了劍侯,那就不可能了。

  四靈衛的軍主是劍侯,因為劍侯是真正的質變,是碾壓劍侯以下境界的。

  “受死罷!”方明希斷喝,伸手握住腦后光劍,光劍陡然大變光芒,瞬間帶著方明希抵達他跟前,無聲無息的揮下。

  卓小婉甚至來不及催動兩次逾天訣,僅僅催動一次,煌煌如烈陽的長劍已經落到宋云歌頭頂。

  她一顆心沉下去。

  接下來必然是宋云歌一分為二,天劍無法阻遏,可劈開一切阻礙。

  “嗤!”一聲輕嘯,宋云歌長劍劃出一道奇異的弧線。

  “砰!”光劍彈起,宋云歌的長劍也彈起。

  長劍帶著宋云歌飛出十丈外。

  卓小婉被驚住了,甚至忘了催動第二次逾天訣。

  不僅是卓小婉,方明希也驚愕的瞪大眼睛。

  枯槁容貌乃是面具,掩住了她吃驚之色,聲音卻陡然變冷:“好!好好!”

  天劍再次迸放光華,燦爛耀眼,瞬間劈至宋云歌頭頂,非要把他劈開。

  “嗤!”宋云歌再次劃出一道奇異弧線。

  “砰!”他再次倒飛出去,在空中噴出一道血箭。

  狂暴的力量在摧毀著他身體。

  雖然這一式劍法能擋得住天劍的威能,但境界的差距卻無法抹去。

  他是劍尊,劍上傳過來的力量卻是劍侯,兩個境界的差距就像洪水對上潺潺小溪。

  大魔天祭元術拼命催動,迅速修復著傷勢。

  “再來!”方明希不信邪的斷喝,天劍一閃,帶著她橫空而至,再次劈來。

  “嗤!”宋云歌在空中再劃弧線,迎上天劍。

  “砰!”他加速射遠,忽然哈哈大笑:“方明希,你奈我何!”

  卓小婉看著他們遠去,知道宋云歌是故意引走方明希,給自己機會逃走。

  她明眸閃爍。

  理性與感性在交鋒,理性讓她迅速脫身,宋云歌再強也不可能生還,只是多擋幾劍而已。

  感性卻讓她無法獨逃,覺得羞恥無能,軟弱無力。

  理性又告訴她,忍辱負重,先逃得性命,然后盡快提升到劍侯,再報仇雪恨不遲。

  但感性還是阻止。

  最終她咬咬牙,自嘲的一笑,自己終究與別人沒什么不同,還是讓感性占了上風。

  她白衣飄飄追向宋云歌的大笑聲。

  宋云歌大笑聲中氣十足,看起來并沒受重傷,還能撐一段時間,足夠自己提升到半步劍侯。

  她便要催動第二次逾天訣,達到半步劍侯,即使無法獲得光劍,但元氣純度要遠勝。

  耳邊傳來一聲輕喝:“小婉!”

  她猛的扭頭。

  一個中年男子正笑瞇瞇的站在一棵樹梢上,一身寬大的褐袍緩緩蕩動,正一臉慈祥,笑呵呵的看著她。

  “羅師叔!”卓小婉忙道:“見過羅師叔,快去救宋師兄!”

  羅士英笑瞇瞇的擺擺手:“不急,不急!”

  卓小婉卻心急如焚:“羅師叔,師兄他堅持不了多久的!”

  羅士英搖頭微笑,慢條斯理的道:“他堅持得住,我是怕你用了兩次逾天訣,那就得不償失!”

  卓小婉蹙眉:“我還沒施展到第二次,羅師叔,您一直在咱們身后?”

  “不錯。”羅士英輕輕點頭笑道:“沒想到這小宋如此驚才絕艷,還能擋得住劍侯!”

  卓小婉側耳傾聽遠處傳來的笑聲。

  聲音已經很遠,她凝神之下,仍能聽得出宋云歌的聲音變得虛弱,拖不下去了。

  “放心吧,這小子死不了。”羅士英笑瞇瞇的、慢條斯理的說道。

  卓小婉玉臉沉肅,冷冷瞪向他。

  她知道這位羅師叔性子懶散,做事拖拖拉拉,拖泥帶水,可沒想到這個時候還如此的從容,簡直就是視人命如兒戲!

10245 3579744 MjAxOS8wNS8xNy8jIyMxMDI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7/10245_3579744.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