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55章 勾勾手

書名:獨上蘭舟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凉歌 更新時間:2019-06-23 00:13:20

  好一會兒,梁昭儀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回過神來,便連忙跪下,說道:“貴妃娘娘言重了,妾身不敢,妾身絕沒有這個意思。”

  床上趴著的唐婕妤也忙說道,“貴妃娘娘恕罪,妾身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姜雁容倒是微微一笑,不以為意的說道,“瞧你們一個兩個緊張的,起來說話吧。”

  梁昭儀遲疑了一下,抬頭仔細端詳著貴妃娘娘的眼神。貴妃娘娘眼中平靜無波,毫無戾氣,方才應當只是同她們打趣的才是……

  這般想著,梁昭儀遲疑著還是站起身了。

  “貴妃娘娘,我們……妾身們方才聊的是,馮家那兩位婕妤,與皇后娘娘水火不容,眼下看上去能暫時和睦相處,但是,但凡有個引起她們利益沖突的風吹草動,就看她們哪一方先坐不住了。”梁昭儀照實說來。

  姜雁容聽她說完,點了點頭,說道:“你這個問題,本宮此時就能回答你。皇后娘娘如今滿心嫉妒,又聽不進人勸,連馮家大夫人郭氏給她安排的軍師的話,她都聽不進去了,她的定力,自然不如那對什么都沒有、一心想穩固地位往上爬的姐妹花的。”

  “……”貴妃娘娘這么直白的么?

  梁昭儀與唐婕妤聞言都愣了一愣,面面相覷。

  晴雨妙玉都跟著愣了一下,不約而同地看著姜雁容:娘娘在梁昭儀她們面前說的這么直接,沒有關系么?

  姜雁容像是早就料到她們的反應,徐徐笑道,“皇后娘娘與那兩位婕妤表面和睦暗中較勁不是這宮里人盡皆知的秘密么?你們的反應是不是太大了。”

  梁昭儀、唐婕妤啞口無言:“……”

  晴雨妙玉也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娘娘說的太有道理。可她就不擔心梁昭儀她們有二心么?

  “不會。”姜雁容側目看了晴雨妙玉一眼,說道,口氣十分篤定,“唐婕妤與梁昭儀都是聰明人,不說識時務者為俊杰,良禽尚且擇木而棲呢。聰明人怎能傻到將自己的命運交到一個,滿心妒火時時憤怒還聽不進人勸、一直自我消耗的人身上呢。”

  梁昭儀與唐婕妤對視了一眼,默默地點了頭。

  “貴妃娘娘英明。”……

  姜雁容在唐婕妤這兒又坐了一會兒,同梁昭儀還有唐婕妤說了會兒話,并不是針對皇后娘娘還有那兩位同樣馮家出身的琴婕妤、琪婕妤在制定什么對策,純粹是聊聊她們都喜歡什么,平日里以什么作為消遣。

  但沒太久,雁回宮便來人說,顏姑娘到了。

  姜雁容聽了這話,便說道:“本宮的客人到了,就不打擾唐婕妤休息了。梁昭儀,你就好好陪唐婕妤聊聊吧。”

  “是,貴妃娘娘。”梁昭儀與唐婕妤異口同聲。

  姜雁容又囑咐香巧等人要好生照看她們家主子,正巧太醫來看診,姜雁容又囑咐了太醫一番,這才離開。

  “恭送貴妃娘娘。”

  待姜雁容走后,梁昭儀與唐婕妤對視了一眼,心照不宣。

  良禽擇木而棲,貴妃娘娘的確比皇后娘娘來的更加靠譜。就沖著陛下對貴妃娘娘的這層保護,還有貴妃娘娘舉手投足之間的氣定神閑,便是馮佳雪根本無法比擬的。

  ……

  從唐婕妤那兒出來,憋了好久的妙玉終于憋不住了,支支吾吾地問姜雁容道,“娘娘,為何您就那么肯定,梁昭儀與唐婕妤一定會站在您這邊?萬一她們是皇后娘娘那邊的,假裝投誠,實際上暗地里準備害您呢?”

  姜雁容聽她這么說,頓時忍俊不禁。

  妙玉就郁悶了,噘了噘嘴說道,“娘娘,奴婢是認真的。”

  “娘娘當然知道你是認真的,可你這問題問的也是真夠傻的。”晴雨也忍不住笑道。

  妙玉不滿地睨了她一眼,氣呼呼道,“晴雨姐姐又知道了?”

  晴雨笑著說道,“說你傻你還真傻呀,上次唐婕妤差點就沒命了,皇后娘娘那回可是下了狠手的,這會兒唐婕妤還躺在床上不能下來呢,她怎么還會傻乎乎地往上湊?”

  “可那些話本子也有這么演的。她們之間早就說好了,那一次不過是苦肉計罷了。”妙玉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

  姜雁容點點頭,說道:“的確也是有這么演的。為了某些目的,不得不臥薪嘗膽,潛伏在敵人的身邊。可本宮并不覺得,梁昭儀與唐婕妤是那樣的人。”

  妙玉也不好說什么了,自顧自嘟囔道,“娘娘就是太好說話了,誰的話都信。”

  “那也不是。”姜雁容笑著拍了一下她的胳膊,鄭重說道,“往后你就會明白了。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那樣的。”

  妙玉似懂非懂,但還是肯定地點了點頭。

  ……

  雁回宮。

  姜雁容回來時,顏惠風已經等了有一會兒了。不過,朱朱蘇蘇也沒有冷落了客人,茶水點心都端上來了,也在旁邊小心伺候著。

  但顏惠風似乎不太習慣這種陣仗,坐在那兒有些惴惴不安的。

  “顏姑娘,久等了吧。”姜雁容在門口看了她好一會兒,才緩步走了進來。

  顏惠風聞言連忙站起身行禮,說道,“民女叩見貴妃娘娘。”

  姜雁容抬了抬手,說道,“顏姑娘不必如此客氣,起來說話吧。”

  “……是。”顏惠風遲疑了一下,這才起身。

  朱朱蘇蘇見娘娘回來了,使命已經完成,便也退下了。

  姜雁容又看了看晴雨妙玉,吩咐道,“你們也先退下吧,本宮想跟顏姑娘單獨說說話。”

  “是,娘娘。”

  晴雨妙玉也退下了。

  這屋子里,便只余下姜雁容與顏惠風兩個人。

  顏惠風仿佛是察覺到什么,緊張地又跪了下去,說道:“民女不知貴妃娘娘還有何吩咐,民女……民女……”

  “顏姑娘,你別這么拘謹。我就是怕晴雨妙玉她們在旁邊,你會不自在,這才讓她們都下去的。你這樣,我可也受不了啊。”姜雁容趕緊扶了她一把。

  她也不是生來就是王公貴族,雖然素日里宮里頭這些人見了她便跪啊拜的,可這不過是禮節上必須的,若是遇著能免的,她也想免了。

  顏惠風聞言愣了一下,姜雁容便忍不住好笑道,“顏姑娘,今日請你入宮不是什么大事。原本我是打算讓蘇蘇跑一趟,跟你說,你若是想好了肯見那位南疆大王子了,你要在哪兒見、什么時候見、帶誰一起去見,都由你決定。等你決定好了,我們另行派人去通知柯木朗。但我怕蘇蘇去傳話不夠正式,才特意請你進宮一趟的。顏姑娘是不是誤會什么了?”

  顏惠風又怔了一下:“……”

  她果然是誤會了么?

  蘇蘇姑娘出現在藥鋪,說貴妃娘娘請她入宮的時候,她還以為,今日便要做出什么重大的決定,來的一路上心里都極其不安。如今看來,倒是她杞人憂天了?

  “顏姑娘,你先起來吧。”姜雁容又提醒了一句。

  顏惠風這才意識到,她是跪著的,而貴妃娘娘彎腰來扶她,便一直保持著那個姿勢,委實也是很不舒服的。

  顏惠風連忙站起身來,抱歉地說道:“貴妃娘娘,民女失禮了。”

  “無妨。”姜雁容搖搖頭,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說道,“顏姑娘坐吧,正好本宮想找個人好好聊聊。”

  “……是。”

  姜雁容看出來顏惠風的拘謹,便主動問她關于顏逸飛的事情,只要一提到這位顏公子,顏姑娘的眼睛都亮了,整個人神采奕奕,渾身都散發著光芒。

  而且,說起他的事情,原本要人說一句才會回一句的顏姑娘也變得滔滔不絕,話題不斷,后面也不需要姜雁容去緩和氣氛,她自己就可以說上好幾個時辰了。

  這大概就是發自肺腑真心的愛吧。……

  時近午,姜雁容原本想留顏惠風用過午膳再送她回去的,可一來,顏姑娘定不會習慣宮中的午膳,待會兒陛下也是要回來的,有陛下在,顏姑娘她只怕是一口都吃不進去;二來,顏姑娘心里頭還有個最掛念的人在沈家藥鋪等著她回去一起吃飯呢。和心中牽掛著的人一起吃一頓飯,那是什么山珍海味都無法比擬的。

  所以,姜雁容最后也就沒有強求,讓蘇蘇再辛苦一趟,送了顏惠風回去。倒是蘇蘇還在藥鋪蹭了一頓飯才回來的。

  ……

  午膳前司徒耀便回來了,見姜雁容一人在書房中忙碌,連晴雨妙玉都不在身邊伺候,便緊張地解釋說,今日有些事要忙,便險些忘了時間,回來遲了,一個勁兒地解釋,就生怕她生氣。

  姜雁容瞧他這樣,便又無奈又好笑的,也不好對他明說,她不讓晴雨妙玉在旁邊伺候,就是與顏姑娘聊的很多,感慨頗多,想一個人靜靜,平復一下心緒罷了。

  解釋不好解釋,姜雁容索性就沖某陛下勾勾手,他將信將疑問:“怎么了?”并且湊過來時,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他臉頰上香了一口。

  “啵……”

  但由于不小心太用,親他的時候還發出了聲音。

  姜雁容窘。

10278 3580554 MjAxOS8wNS8yOS8jIyMxMDI3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9/10278_3580554.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