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二百三十四章 沒有結果的問詢

書名:八零年代女首富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青冥迦若 更新時間:2019-06-23 00:20:22

  宋晴天略微做了考慮,語氣堅定的說:“我也不知道韓鎮長是如何回答詢問的,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按照我所知道的和了解的,實話實說的回答安書記的問題。”

  安書記笑著點頭,“如此甚好,我就是想聽聽你說實話。舉報韓鵬程的第一個罪名是濫/用/職/權,關于濫/用/職/權,舉報人有三個案例,第一個是替你裝電話。第二個是在生日會上幫你推銷白酒,第三件事是替你審/批兩塊土地,讓你有選擇性的修建廠房。你把這三件事解釋一下。”

  宋晴天說:“先說第一件事,韓鎮長幫我安裝電話,是我自己向他提出來的,并非是韓鎮長主動要幫我的。這種情況下,我繳足了費用,裝電話期間韓鎮長也沒有特別的關照我,都是按照正規程序裝的電話,合理合法的,這和濫/用/職/權有什么關系?”

  安書記笑道:“沒錯,我聽說你用韓鎮長的名頭壓制你們村長宋祖輝,讓他給你開身份證明?”

  宋晴天一愣,“這事兒你都知道?”

  “當然,舉/報信上面寫的清清楚楚的。”

  宋晴天明白了,這舉/報信參與者肯定有宋祖輝。

  宋晴天把那天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明明是宋祖輝為難自己,幸虧那天有婦女大隊長姜慧娟作證。

  說道這件事,宋晴天不得不把自己和宋祖輝自己的矛盾說給安書記。

  安書記說:“你也吃過不少苦的,基層的干/部真是良莠不齊啊,也該整頓整頓了。”

  宋晴天笑著說:“人與人肯定有矛盾的,我也不敢說我完全是正確的,但是那些欺壓百姓的基層干/部,老百姓們確實過的很辛苦。”

  宋晴天輕笑著就把宋祖輝給告了一狀。

  安書記繼續說:“第二件事,韓鵬程在生日會上幫你推銷賣白酒,又是什么情況。”

  “這件事就簡單的多了,那天韓鎮長過生日,他沒有大擺筵席,而是他的同事朋友們聚集在一起給他過生日,向朋友們推薦我的白酒,應該沒有什么可以指責的地方吧?”

  “聽說你那天給韓鎮長專門做了一個生日蛋糕?”

  宋晴天蹙眉,這舉報者什么都清楚,這個線索來看,當天在韓鵬程的生日宴會上面,這個舉報者就在場。

  “那個生日蛋糕是韓重囑咐我,讓我給韓鎮長做的甜食,他打電話時候韓鎮長喜歡吃甜食,我就做了一個生日蛋糕。”

  “有這回事?”

  安書記有些意外。

  宋晴天說:“我和韓鎮長沒有私/交,若不是為了韓重的孝心所托,我可能也不會為他費盡心力做蛋糕。”

  廖警官廖正插了一句話,“做蛋糕這事兒我知道,宋晴天去買牛奶還遇到了我。”

  安書記又問:“第三件事是舉報韓鵬程替你審/批兩塊土地,讓你有選擇性的修建廠房,這件事就嚴重了,他為什么要給你批兩塊土地?”

  宋晴天說:“韓鎮長給我審/批土地辦廠,是因為我給他談過我的打算和發展方向,以及我的收入賬單都給他看了,他這才相信我有能力,才向土地局審/批的,至于兩塊土地我也不清楚韓鎮長是什么意思,我想著是他有其他的想法,也可能是打算發展扶持其他項目發展,給別人也預留一個機會,只是我占了先機,挑了一塊好地。”

  對于宋晴天和韓鵬程的談話,安書記表示很感興趣,就問了她當時二人談了什么。

  宋晴天沒有隱瞞,就把當時和韓鵬程談的一番發展規劃前景說了出來。

  那番言論讓韓鵬程震驚,同樣也讓安書記驚異萬分。

  這丫頭的野心不小啊!

  安書記又問:“你開始報的是10畝地的,后來為什么選擇了20畝地的那一塊?”

  “安書記,我就實說了,這有兩個原因,一是我覺得以后的發展速度,地皮比較大的,更有利于我的發展空間。二是我看過地圖,發現地皮小的那一塊兒,是在國家規劃過的的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范圍內,我是為了以后廠子不用搬遷,為了省去一些未來潛在的麻煩。因此,我才選了大一塊兒的地皮。”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前期研究工作始于50年代初,長江水利委員會與有關省市、部門進行了大量的勘測,規劃,設計和科研工作。

  后世在2018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順利竣工,宋晴天知道這些不足為奇。

  安書記聽到這個就覺得驚詫了,這個工程雖然國家已經提出來了,可是農村的人根本不知道這回事,這丫頭年紀小小就知道這回事,而且提前避開廠房因為工程實施被拆的危險,這眼光,見識絕非常人可比。

  安書記提出自己的疑惑:“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能不能實施,這個問題國家都沒有定下來,你怎么就認為會動工實施?”

  宋晴天說:“國家現在正改革開放,你看南方的沿海城市發展的多快,我去過廣州,親眼所見那種日新月異的變化。按照那樣的發展速度,國家的科學技術能飛速發展,到時候國家資金更是充盈,有了技術和資金的支持,肯定可以修建這個工程的。”

  這番言論下來,安書記被宋晴天的話給折服了。

  之前安書記見到宋晴天的時候,覺得這個丫頭不錯,也很贊同她的很多觀點,覺得她挺有前途的。

  這次,他是深入的了解了宋晴天,從宋晴天的言行舉止可以看出來她的先進的思想,卓越的目光,超凡的智慧和堅定的信心。

  安書記贊許的點點頭。

  “按照你說的,你們都是按照規矩辦事,這和韓鵬程說的一樣,這點我會派廖正去做詳細調查。”

  宋晴天問:“如果調查的情況和我們的供詞一樣,那是不是就洗脫了韓鎮長的罪名?”

  安書記搖搖頭:“不能。”

  “為啥?”

  “首先,你也提到過韓重,你能為韓重盡孝給韓鵬程做生日蛋糕,說明你和韓重的關系匪淺,韓鵬程就這么一個兒子,你和他關系好,韓鵬程能不幫你?其中包括你從三川鎮政/府食堂的板凳桌椅。這也是舉/報信上面提到的內容。”

  宋晴天有點郁悶,這舉/報信上面可是面面俱到啊。

  廖正又說了一句,“安書記,我當初調查韓重和宋晴天之間的關系時候,也了解到這件事,這些板凳桌椅的事情我也有調查過,是食堂退下來的,當時宋晴天和付了錢的,收錢的是食堂的老劉。”

  安書記“哦”了一聲。

  廖正繼續說:“韓重當初打人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根據我調查的結果分析,是那些心懷不測的人故意難為宋晴天,韓重這才出手的。現在,寫舉/報信的人又拿此事作怪,分明是不把我們以前的調查結果不放在眼里,故意的重新制造輿論。我覺得包括三川鎮的流言。也是寫舉/報信的散播的。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這次陷害宋晴天的干脆面投/毒事件中,涉及的人員中,其中有兩個人都和宋晴天發生過矛盾,他們分別是孫武松和盧小軍,二人正是曾經韓重為宋晴天解圍得罪的兩個人,哪有這么巧合的事情?”

  安書記沉思了片刻,問出了一個宋晴天不知道如何回答的問題。

  “關于韓鵬程的舉/報信中,提到他擁有不明來源的房產,我想問問你可否知道此事。”

  宋晴天知道安書記說的就是她現在租的房子。

  這個六間門面房帶著大院子,以及幾間廂房的房子,她和韓鵬程簽訂租房合同的時候,房主確實不是韓鵬程,而是韓重。

  韓重一直在部隊當兵,哪有功夫置辦產業,再說也沒有那么多錢置辦。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韓鵬程貪/污/受/賄,那錢買宅子,蓋了新房,然后房產記載韓重的名下。

  這件事韓鵬程慎之又慎,交代她不要對任何人說。宋晴天當時也懷疑過是韓鵬程的灰色收入。

  宋晴天記得,只有她和朱明知道這件事,怎么會走漏了風聲?

  韓鵬程不會自爆秘密,朱明也是守口如瓶,消息是從何而流出來的呢?

  宋晴天據實回答:“安書記,我知道這房子的所有權是韓重,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認為這是韓鵬程貪/污/受/賄蓋的房子嗎?”

  宋晴天是這樣想過,可是她難道要把自己的想法也說出來嗎?

  如果說了,對于韓鵬程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靈機一動,宋晴天反問道:“韓鎮長沒有說明此事嗎?”

  “他又說我還問你?盡管上面說的問題都是真的,可是就這一條,不明財產來源罪,就足以讓韓鵬程倒下。”

  宋晴天覺得事情到這個地步,她提出自己的疑問了,立刻問道:“如果韓鎮長倒下,誰最有可能獲利?”

  如果這個問題安書記能給一個答案,寫舉/報信的人立刻就現出原形。

  然而。

  安書記“嘿嘿”一笑,并不作答。

  宋晴天沒有想到,談話就此結束了。

  就在這個時候,從外面走進來一名警察,走到廖正耳邊低語一陣。

  隨后,廖正問道:“方才你說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宋晴天疑惑的問:“廖警官,我說的,怎么了?”

  廖正說:“這要問宋北風了。”

  “我四叔?”

10280 3580560 MjAxOS8wNS8zMS8jIyMxMDI4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31/10280_3580560.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