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0章 陰影里的男人

書名:甜妻萌寶:總裁爹地要克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麥蘇 更新時間:2019-06-13 18:16:14

  蘇小魚像是被電到了似的,站了起來。

  根本不敢去看君承天的眼睛,她低著頭,偷瞄了幾眼自己的畫。

  有錢人的規矩多的很,怕生出危險,家里的小孩子一般是不給外人見到,更不會允許拍照、攝像。

  雖然是在畫畫,但是作為素材使用,所以她采用的是偏寫實派的畫法,今天又是超常發揮,一看就知道畫上的人就是小奶包。

  立即把畫給毀掉,不知道還來不來的及。

  蘇小魚才有這個念頭,君承天已走到了她身邊。

  強烈的存在感,強勢壓了下來。

  她連抬起頭都做不到。

  “你畫的?”他問。

  蘇小魚極輕的點了下頭,“畫著玩。”

  接著,便是令人窒息的寂靜,君承天不再開口,但也沒有從她身邊遠離。

  “爸比,媽咪畫的是我喔,等到把畫畫完了,我可不可以把它掛在臥室里?”小奶包沖上來,抱住了君承天的大腿。

  “是準備送給你的?”君承天淡聲。

  小奶包忽然想起,蘇小魚貌似只答應把Q版的全家福送他,正在畫的畫還沒確定歸屬呢。

  他撲倒蘇小魚的身邊,眼巴巴的瞅著她,“媽咪……”

  “送送送,一定送。”

  燙手山芋,丟得越快越好,反正只是畫嘛,只要她想,再畫一幅就有了,保命要緊保命要緊。

  “很晚了,去睡吧。”君承天彎身抱起了兒子,準備離開 。

  小奶包突然扭動起了身子,“我要跟媽咪一起睡,你放開我,我不走!”

  “回自己房間去,不準任性。”君承天瞳孔緊縮,不悅的氣氛彌漫在整個空間。

  “我就是要媽咪,我要媽咪……”小奶包啞著嗓音,小聲碎碎念。

  君承天抱著人,冷硬的走了出去,他可不是個慣孩子的爹,原則問題,說不行就不行。

  蘇小魚目送著父子倆離開。

  當房間內又只有她一個人時,她長長的舒了口氣,精神慢慢放松了下來。

  他們父子倆對峙,遭殃的卻是無辜的她,嗚嗚嗚, 路人炮灰好闊憐。

  拿起畫筆,蘇小魚接著繼續畫。

  不到十分鐘,臥室門再次被打開。

  君承天鐵青著臉站在門口,臂彎里的小奶包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媽咪,爸比說今晚上我可以和你一起睡。”

  蘇小魚手足無措的筆直站在那兒。

  小奶包撲過來抱住她的腿,“我想穿一樣的睡衣。”

  蘇小魚咬住嘴唇,她好想沖過去跟君承天大聲解釋,絕對不是她蠱惑小奶包任性而為,只要他別用那種要吃人似的眼神瞪著她,她是可以當場拒絕,做一個拒絕哄小朋友開心的壞人。

  “媽咪……媽咪……”小奶包使勁搖晃著她。

  就在這時,君承天終于轉身,身畔裹挾著可怕的怒色,腳步聲遠去。

  蘇小魚的腿一軟,渾身的力氣都像是被抽干了似的,直接坐在地毯上。

  她苦笑:“你爸比好像生氣了,要不然,你還是回自己房間去睡吧,你爸比那么愛你,你也得聽爸比的話,做個乖孩子才對。”

  “爸比在耍酷,沒有生氣。”小奶包糾正,“他允許我與媽咪一起睡。”好不容易爭取來的權利當然不能放棄。

  蘇小魚放棄去糾正眼前這個被寵愛的不知暴風驟雨為何物的幸運寶寶。

  她坐在那兒,懷里抱著的是隨時隨地依偎過來的小奶包。

  這孩子,太黏她了。

  大鯊魚明顯非常不喜歡看到這種畫面,但又拗不過孩子的要求。

  表面上是答應了小奶包,誰知道什么時候又要沖她來發脾氣。

  夾在兩父子中間受閑氣,蘇小魚壓力山大。

  ————————

  晚上九點半是小奶包習慣了的入睡時刻。

  洗漱完畢,與蘇小魚一同換上了期待已久的同款睡衣,心滿意足的小奶包將一本故事書放到了林佳手里。

  “媽咪,今晚我想聽這個故事。”

  蘇小魚一時還沒有適應‘母親’的角色,接過了書,只翻看沒有開口。

  小奶包擔心她沒明白,奶聲奶氣的解釋:“別人家的媽咪也會給兒子讀睡前故事的。”

  別人家的小孩享受到的溫暖感覺,他當然也想要擁有。

  所以,盡管他早已能夠獨立閱讀不帶圖畫的書本,依舊還要選了一本平時根本不會碰的童話故事,期待的看著蘇小魚。

  “你先乖乖的躺好,閉上眼睛,我來給你讀。”蘇小魚調暗了燈光,刻意放低的聲音在這安靜的夜里聽起來特別的溫柔。

  故事聽起來很簡單普通,一只小鹿在森林里與媽媽走散了,它找到松鼠、青蛙、小狼、老虎來幫忙,在大家的指引下,終于與媽媽重逢團聚的故事。

  十幾分鐘,蘇小魚讀完了所有文字,低頭一看,發現小奶包已經沉沉的睡了過去。

  說起來,君家的小太子其實是個既容易滿足又好帶的乖孩子,每次只要給予一點點,他就會露出超滿足的笑容,讓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憐愛,完全沒法拒絕他的要求。

  大鯊魚居然養的出這樣子萌萌噠的可愛孩子?嗯,一定是因為小奶包更多繼承了他媽咪那邊的良好基因。隨媽不隨爹,小奶包從娘胎里來到這個世界,就很會為自己規劃嘛。

  胡思亂想了會,確定小奶包睡著了,蘇小魚輕手輕腳的爬下了床。

  臥室外,一片安靜,這棟大房子里住著的人仿佛都已經睡著了。

  左右兩邊,各有一條深邃的走廊,通向未知。

  蘇小魚猶豫了一會,決定試試看朝右走。

  她卻沒有察覺,昏暗處有一道令人恐懼到靈魂都為之顫抖的眸子,自她走出臥室時起,就鎖定在了她身上,將她的猶豫、擔心和不自在全收在眼中。

  當她離開,他才從陰影處緩慢走出,嗜血的眼眸陰云密布。

  ————————

  蘇小魚逛了一會,就有點后悔貿然跑出來了。

  君家,大到了超乎她的想象。

  仿佛是一座城堡,一座迷宮,一個她永遠都繞不出去的圈。

  上下皆有樓梯,而每一間房門看起來都是一模一樣,找不到明顯的標識來分辨這一間或是那一間。

  大多數房間都有指紋鎖,不經允許根本進不去。

  沒走一會,蘇小魚華麗麗的迷路了。

  她有些尷尬,沒再刻意躲躲藏藏,打算見到傭人時,直接上去問一問她的房間在哪兒。

  但郁悶的是,已經走了那么久了,她竟然連一個人都沒有遇到。

  驀地,轉角處傳來了一聲輕響。

  蘇小魚驚喜轉身:“誰在那兒?我需要幫忙,麻煩你……”

10299 3577487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9_3577487.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