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40章 調查結果

書名:甜妻萌寶:總裁爹地要克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麥蘇 更新時間:2019-06-13 18:19:05

  拋棄二個字,觸動到了某些不愉快的記憶,君承天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君封澤警惕的向后退了半步,滿臉堆笑,“哥,口誤,我是口誤,我真不是那個意思,我想說的是失散……對了,你們是一家人失散,現在終于團圓了。”

  這次用的形容,聽上去順耳了不少。

  君承天眼底浮現處的冷冽怒意,消退了不少,雖然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那種冷,但比之前要把誰剝皮拆骨的那種冷要強的多了。

  一時間,房間安靜的過分。

  君封澤清了清嗓子,“這件事,家里的其他人知道嗎?”

  君承天的臉色不大好,“無聊。”

  他的事,什么時候需要張揚天下,鬧到人盡皆知的程度了?

  “那就是,還不知道嘍。”君封澤抽了一張紙巾出來,擦了擦額頭,“我猜測也是不知道的,不然的話,以那二位的個性,早就急不可耐的沖回來了。不過,這件事一直拖延下去也不是辦法,瞞是絕對瞞不住的,與其是被他們發現時再次鬧到天翻地覆,不如提前防備。”

  君承天依然是沉默著,君封澤還以為他沒有聽到自己說的話,偶爾一抬眸,卻差點被他眼底浮現出的濃重陰霾給嚇的連接下來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大哥,你和星芒都承受不住再一次的失去了,你還是早做打算吧。”

  終于把想說的話,全都說出來了,君封澤緊緊抿住了嘴唇,堅決不再多言了。

  長久的寂靜之后,君承天才一開口,便是這樣一句感嘆。

  “五年過去了。”

  “是啊,星芒都長那么高了,才抱回君家時,他還包在小被子里,瘦瘦小小,一只手都能托的起來。”

  君封澤的眼前,仿佛浮現起了當年的場景,那不是一段美好的回憶,但不知為什么,他總是忘不掉。

  “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君承天話鋒一轉,矜傲淡漠的表情瞬間轉為殘酷冷厲,“我早已做好了準備。”

  “什么——準備?”君封澤滿臉驚悚。

  “誰動我左手,我斷其雙手,再加雙腿。”君承天冷酷的撂下狠話。

  君封澤懵逼的想了好一會,當他理解了君承天的意思,也真切感受到了對方的決心。

  “大哥……你不是在開玩笑的吧,什么斷腿斷腳,太血腥暴力了,都是一家人,有話好好說,有事坐下來慢慢商量,總是可以找到折中的辦法來解決這些小矛盾的,不是嗎?再說家里的那二位,已經正式卸任了公司內的所有職務,他們不管事很久了,在星芒和星芒媽媽這件事上,他們在五年前就已經知曉了你的態度,我想,同樣的錯,他們不會再犯了吧?”

  說到當年,君封澤的聲音變的苦澀,他并不想提起,但又不能不提。

  “我從不開玩笑。”君承天說話的方式與君星芒如出一轍。

  簡簡單單的強調,之后似乎并不想再多聊這些。

  君封澤便知道,這件事已是蓋棺定論,沒的更改。

  他的心底,突然浮現起一絲不安的感覺。

  之前鬧的那一場天翻地覆,還存在于君封澤的記憶當中。

  而這五年來,君承天的改變,君封澤亦是落在了眼底。

  他一點都不想看到他大哥發火動怒,一點都不想!

  “毛菲菲的事,你是怎么處理的?”

  君承天話鋒一轉,問起了其他。

  “按照大哥的吩咐,我把她送回毛家,一字不落的轉達了你的命令。”頓了頓,君封澤自動自覺的說下去,“毛菲菲的三哥毛飛暢出面表達了歉意,他承諾會管教好妹妹,希望大哥能看在兩家長輩的矯情不錯,原諒毛菲菲的莽撞。”

  說來說去,全都是官面上的言論,道歉的那一方不見的有多誠心,只是搭了個臺階,讓這件事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原諒。”君承天一言否定,毫無商量的余地。

  “呃?這是不是顯的有點小家子氣啊,我知道毛菲菲在鼎天那邊鬧的那一場的確有點難看,還不小心傷到了星芒媽咪,但這些沖突畢竟只是小狀況,給點小教訓就是了……”

  君承天冷淡的瞥了一眼。

  君封澤脊背發涼,連連擺手,“得得得,我不過就是給點點誠懇的小建議,拿主意做決定的依然還是你,不原諒就不原諒,毛菲菲那丫頭囂張跋扈的可以,讓她長長記性也是有好處的,免的將來又捅了什么大簍子出來。”

  說完之后,君封澤就開始苦笑了。

  還有什么簍子能比眼前這個更大的嗎?

  君承天現在只要一聽到毛菲菲的名字,眼睛里的冷光,都像是小刀子似的鋒利,刮的人的皮膚鈍疼的難受。

  君封澤無辜的揮了揮手,“大嫂如果還打算去公司采風,我會再安排一次行程,保證不會再出現任何紕漏。”

  “我會給她安排更好的地方。”君承天不領情。

  君封澤僵住,“大哥,今天的事真的只是突發的意外狀況,根本難以提前預知,你不會因為這件事就把無辜的我也牽連其中了吧?”

  他,冤枉。

  君承天冷哼了聲,態度表明的再清楚不過。

  君封澤的嘴角垮的極深極深,深深覺的自己是遭受了無妄之災,人在公司坐,麻煩送上門。

  門外,楚雅在輕輕敲門,得到允許,他推門而入。

  “先生,您讓我查的事,已經有了些眉目,我想向您做一個匯報。”看了一眼君封澤,楚雅話鋒一轉,“如果您現在沒時間,我可以稍晚些再來。”

  “不用。”君承天并不想拖延時間。

  君封澤識趣的站起來,“星芒那邊還找我有事呢,我過去看看。”

  “不該說的話不準提。”君承天提醒。

  這么緊張在乎,簡直是當成眼珠子似的在呵護照顧,君封澤在心里默默的將蘇小魚的分量又抬高了一級。

  與此同時也徹底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堅決擺明立場,不可以站在他大哥的對立面去。

  免的,遭殃。

  畢竟,現在真的不是五年前了呀,物是人非的一切,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若依然不能認清楚現狀,就等著狠狠的跌個大跟頭吧。

  君封澤一走,楚雅立即從公文包里取了一份三百多頁的資料出來,放在君承天面前時,厚厚的一疊。

  “與少夫人有關的一切,全在這里。”

10299 3577517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9_3577517.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