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5章 難忘的畫面

書名:甜妻萌寶:總裁爹地要克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麥蘇 更新時間:2019-06-13 18:20:31

  蘇小魚連驚訝都懶得了。

  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就好像是透明人,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一個念頭,全都沒辦法瞞過他。

  她瞥了眼說明書,在猶豫。

  君承天索性一把抓起,塞到她懷里,“看!”

  疑神疑鬼的小女人,不搞清楚狀況,讓她吃顆藥跟要她命似的。

  蘇小魚雖是被迫而看,但也很從善如流的一目十行。

  藥性、藥效、藥物簡介、用量、以及可能出現的各種副作用——

  看上去,有點危險。

  她不吃行不行啊?

  “如果你還不想輾轉反側的難受一宿,就吃了吧。”

  蘇小魚露出一抹苦笑,“既然不想讓我難受,不如把原來那一瓶藥還我?”

  “已扔。”

  一句話便打消了她的所有期盼。

  很顯然,擺在面前的選擇,是她唯一的選擇,他沒打算給她多余的選項。

  蘇小魚生氣的時候眼睛總是會變的亮晶晶的,她覺的自己有必要做出強勢而嚴正的申明,不能再容許君承天如此得寸進尺下去。

  她來不及做出反應,君承天突然捏住了她的下巴,逼著她與他對視。

  “不滿?”

  蘇小魚:……

  難道她應該表現出很滿意很開心,太假了吧,

  “你是經常出現在星芒身邊的人,必須有一個穩定的精神狀態。”

  蘇小魚當場炸毛,拍飛他的大手,奪回言語自由,她憤怒而低吼,“你是什么意思?也覺的我腦子有問題需要防備嗎?君承天,并不是我死纏活纏的巴著你非要來君家,是你帶著孩子堵住我家門口逼著我做出決定。當然,這種無聊的約定,你隨時都有取消的權利,更不用覺的不好意思,只要說一聲,我立即離開。”

  說著說著,牽動了情緒,也想起了一些曾經受過的責難。

  那股莫名的委屈,突然怎么都抑制不住。

  她已經忘記了對君承天的天然畏懼,越說越激動,越來越大聲。

  眼淚突然決堤,崩潰涌出。

  這陌生而豪華的環境,就跟蘇家一樣,從不曾有一刻是真正屬于她。

  她無所圖,為什么還要承受這份委屈,是悠閑創作的感覺不夠爽?還是一個人的安寧日子太稀松平常?

  狠狠的抹了一把眼睛,擦拭掉那兩道被他逼出來的潮濕。

  “哭什么哭,憋回去。”蘇小魚傲嬌的揚起頭。

  沒走幾步,她就被拖了回去,整個人摔倒在了一具結實的懷抱當中。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她那么激動,他自然而然的放柔了音調,就像是過去那樣,哄著她,讓著她,一切自然而然,天經地義,“去醫院時,醫生跟你強調過什么?你吃的藥,嚴重損傷神經,服用時間過長,會導致什么后果,還需要再重復一遍嗎?”

  “那也不關你事。”蘇小魚心里邊明知道他說的話有一定道理,但在氣頭上,又被刺激到了某條敏感的神經,她整個人都處于什么也聽不進,也不是很想聽的一個狀態。

  她死命掙扎。

  他抱的更緊。

  她像美女蛇似的一刻不停,扭來動去。

  滑溜溜的身子,抱緊都很艱難。

  “不關我事?不關我事!蘇小魚,你再把這種該死的話說一遍試試看”他低吼。

  她愣住了,大約是被嚇到了。

  看著他,氣勢洶洶的朝著自己走過來。

  雙瞳之中的恐慌,越來越濃重。

  君承天一抬手,蘇小魚習慣性的有一個抱頭保護自己的動作。

  “不要——”

  他僵站在了原地,嚴重陰霾越來越嚴重。

  最終這顆藥也沒有吃下去,蘇小魚異常固執,任何人都說不服他。

  沒有藥物的保護,這一夜自然也是艱難的。她躺在那兒,翻來覆去,怎么都睡不著,熟悉的頭痛正一點點的蔓延,起初只是一個點在刺痛,很快就擴散開來,整個頭部都像是要炸裂開來。

  不遠處的小書房內,君承天站在黑暗之中,眼神一直沒有從床上隆起的輪廓上離開過。

  夜轉深。

  蘇小魚好像是睡著了。

  君承天踱著步子,來到了她身邊,輕輕坐下。

  “彌彌……”

  他的指端,勾纏著她的一縷頭發,細細的繞了幾圈,勾出天長地久的姿態來。

  蘇小魚毫無預警的睜開了眼。

  燈光昏暗。

  她的眼里卻是了無睡意。

  四目相接,君承天讀懂了她眼中的情緒。

  “頭痛了嗎?”

  蘇小魚點了點頭。

  “把藥吃了。”他捏了一顆藥丸,送到她嘴邊,“張開。”

  大約是頭痛了好一會,真的沒辦法忍下去了,這一次蘇小魚只是眼神抗拒,很快就張開了嘴巴,吞了那顆藥。

  “躺下,休息。”扶著她躺平,君承天跟著倚靠在了床頭,貼著她休息,

  “我不是蘇彌彌。”蘇小魚已經記不得自己是第幾次強調著這件事了。

  她都講膩了,可是君承天似乎從來沒聽進去過。

  他果然沒應。

  手指勾著她的頭發,纏纏繞繞,漫不經心的把玩著。

  許久過去,才漫不經心的回,“你是誰,從來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這兒。”

  蘇小魚被繞的有些發暈,正想追問,就感覺到他的身子滑了下來,有力的手臂從背后抱緊了她。

  “睡吧,小魚。”

  他很少這么喊她。

  記憶里,對于‘蘇小魚’這個名字,君承天一直表現的非常排斥。

  但今晚,他咬字清晰,沒有猶豫,似乎認定了些什么。

  蘇小魚打了個哈欠,入夢之前,她想到最后一件事是,這樣子的相擁而眠,似乎并不合時宜。

  她跟君承天之間的關系,從來都不是那個樣子。

  對了?

  他們是什么關系來的?

  ————————

  小奶包每天早晨都會想盡各種借口,沖進臥室,抱著蘇小魚再睡上幾十分鐘。別小看一個孩子的堅持,一旦下定了決心,那是風雨無阻,不可打斷。

  他所面臨的最大障礙,來自于他的爸比。

  媽咪見了他總會笑瞇瞇的一把摟過去,而他爸比呢,總是會瞪著他,像是被壞了好事似的,臉上寫滿了不開心。

  小奶包還記得,為了這件事,爸比曾經特意正式的跟他談了一次,中心主題是,早晨闖別人臥室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即使是父母的臥室,也要有必要的隱私考慮,這事必要的得體和禮貌。

  當然,這番話聽起來是有道理的。

  但小奶包左耳進右耳出,根本不打算認可。

  反正,他只有五歲而已,正是肆意任性的時候,這種特權,現在不用過期作廢,聰明的孩子都曉的要善加利用才行。

  臥室門沒有鎖。

  小奶包躡手躡腳的來到床前,奮力爬上了松軟的床。

  天!

  他看到的一副什么樣的畫面。

10299 3577532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9_3577532.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