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59章 真假記憶

書名:甜妻萌寶:總裁爹地要克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麥蘇 更新時間:2019-06-13 18:20:54

  蘇小魚一臉驚喜,蹲下抱住了直接貼進懷抱里的小身子。

  “乖寶,你怎么來了?今天不是還有課程安排?”

  “媽咪,今天是周末。”每個周五晚上是休息時間,沒有課的。

  “不對吧,今天是周一。”蘇小魚糾正,她可是記得十分清楚。

  “媽咪,今天是周末。”他心疼的抱住了蘇小魚的脖子,心里在猶豫,要不要把真實狀況告訴他。

  “親子活動還沒參加呢,怎么就到了周末了,不可能!”她覺的這是小朋友在開玩笑。

  “媽咪,親子活動的時間已經過了。”小奶包像個大人似的嘆了口氣。

  蘇小魚再次愣住。

  “我們沒有去參加吧?”她的腦子一團糊涂。

  “是的,錯過了。”小奶包點頭。

  蘇小魚沉默了足夠一分鐘,才漸漸的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

  “我睡了多久?”她按住小奶包的肩。

  病房的門,無聲的打開,君承天走了進來,接口回答,“五天五夜。”

  蘇小魚猛然間抬頭,不可置信的樣子。

  “五天五夜?天!我是被睡神附體了嗎?怪不的睡醒以后頭那么沉那么暈呢!可是,我怎么會睡那么久??”

  小奶包看著蘇小魚迷亂的樣子,踮起腳,抱住她的脖子。

  細細的手臂,在她身后耐心的撫,“爸比跟幼兒園那邊申請了親子會延期舉行,媽咪不要傷心,你沒有錯過。”

  蘇小魚驚愕:“還可以延期?”

  “爸比說可以就可以。”小奶包一副全然信賴的樣子。

  蘇小魚輕咳了一聲,看了君承天一眼,有些言不由衷的說,“好吧,能趕上就好了。”

  小奶包很多天都沒跟蘇小魚說上話了,貼在她懷里,黏的緊緊的,急著把最近發生的事全說給她聽,哪怕蘇小魚僅僅是在輕聲回應,他依然滿足又快樂。

  出院手續很快辦好。

  在小奶包和君承天的陪伴下,蘇小魚出院,回到了君家。

  去除掉在醫院里醒來時的迷糊,一切如往常,可是蘇小魚心底里的古怪感,卻是越來越勝。

  終于等到晚飯后,小奶包被音樂老師帶走去練琴了。

  蘇小魚才有機會,單獨來到君承天面前。

  “我想知道麥醫生跟你說了些什么。”她攥了攥手指,“請你一定告訴我,我有權知道自己身體的真實狀況。”

  “麥醫生沒對你說?”他反問。

  蘇小魚搖了搖頭,“他只是詢問我在昏迷之前所發生的事,還說具體的診斷,需要進一步的分析,才能給出最終判定,總而言之,就是回去等通知的意思了。”

  “這樣。”他沒什么特別的反應。

  “那么,你能不能告訴我,醫生對你說了什么?”蘇小魚目光炯炯。

  直覺告訴她,他一定知道些什么。

  君承天的眸色轉為深幽。

  腦海里自然的跳出了與麥神一交談的畫面,字字句句,猶在耳邊。

  “……這次的暈倒的確是在熟悉的場景之中,被動獲得了巨大刺激,而導致的心理防線全線崩潰,先前的很多患者,不少都會通過這種方式完成記憶的重組而回想起過去,進而達到恢復記憶的目的。可是,少夫人的狀況有所不同,當她的記憶出現了缺口時,她就靠自己的能力編造出了一段天衣無縫的記憶填上去,她將每一個細節都構想的非常完整,完美的嵌入到她的記憶缺失點,甚至,她還能夠依照類似的方法,來替換掉自己的記憶。”

  “這也就能夠合理的解釋了,為什么少夫人見了您會無動于衷,從不記得自己曾經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過去,連自己親生的孩子也能置之不理。”

  “其實想要證明我的判斷也很簡單,挑一個夜色優美,彼此心情都不錯的夜晚,可以喝一點點酒,適當放松,你引導著話題,去聊曾經相處的歲月,虛假的記憶即使編造的再真實,仍是有破綻可尋,等理清楚一切,找到根源所在,才能有針對的對癥下藥。”

  “這件事,單純靠醫生來想辦法,效果不如由親人這邊下手。先生,您一定要相信,記憶會消失,愛情的余溫還會在,有些東西會藏的很深,或許只有像您這樣最最親近的人,才能真正找尋的到那些珍貴的美好。”

  “想要治好少夫人的病,您首先得找到解開心結的鑰匙。”

  一個恍惚之間,君承天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正對面的蘇小魚身上。

  他示意她坐下來,二人之間隔著一段安全的距離。

  “感覺如何?”他挑選著安全的話題。

  “多謝關心,我沒事,已經沒有覺的不舒服了。”蘇小魚露出感激的樣子。

  “未經你同意,把你帶去那里,我要道歉。”君承天突然開口。

  “呃……”蘇小魚的笑容微微有些生硬,“等等,我能問一下,你是在說什么嗎?你把我帶去了哪里?還需要這么鄭重其事的道個歉?”

  “你還記得是在哪里暈倒的嗎?”他問。

  “學校的……聲樂室?”她認真的想了一會,肯定的答,“沒錯,我當時是在學唱歌,才開課沒多久,我忽然覺的很暈很累,倒下去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還記得去聲樂教室的路嗎?”

  “當然記得!就在京大音樂學院附近的一個寫字樓里,是劉老師的私人工作室。”

  一個問,一個答。

  言之鑿鑿,毫無遲疑。

  “那好,我們現在去一趟吧。”君承天站了起來。

  “這么晚了?過去那邊做什么?”蘇小魚一臉不解。

  “介紹劉老師給我認識。”他答。

  決定了的事就要去做,絕沒有更改的可能。

  君承天開著車,帶著蘇小魚直奔京大音樂學院。

  到了附近,停好了車子,他由著蘇小魚帶路,沉默的跟在一旁。

  她竟然真的很熟練的走進一棟大廈,選擇了高層的電梯,點了二十八樓。

  “我只能帶你到工作室,但不能確定她還在,畢竟,真的很晚了。”蘇小魚認真的解釋。

  電梯在二十八樓停住,蘇小魚笑著直奔前方而去,走到了某個門牌號前時,她的笑容,一點一點凍結在了原處。

10299 3577536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9_3577536.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