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04章 活在了時光的深處

書名:甜妻萌寶:總裁爹地要克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麥蘇 更新時間:2019-07-01 13:36:29

  蘇小魚提心吊膽著,隨時做好了被拖回來的準備。

  然而,懷里落了個空,他也只是不高興的往她的位置貼了貼,手臂無意識的劃拉了二下,沒碰到人,但是摟到了被子,暫時填補了懷抱里空虛的感覺。

  蘇小魚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

  小小的客廳內,亮著一盞柔和的燈。

  桌上,一只藥盒,一杯水,一張留言。

  “麥神一開的藥,要不要吃,你自己決定。——君承天。”

  那個霸道的男人,什么時候那么民主了呢?居然還知道詢問她的意見?

  蘇小魚萬分驚奇。

  拿起藥盒,觀察了一會,盒身下方有一個小小的logo,那是一個繁體的麥字,從麥神一的科研所里開出來的藥物,都會采用這樣的包裝,蘇小魚一段時間以來一直在吃著,當然是認識的。

  如果是在過去,她是肯定拒絕吃來歷不明的藥物,即使是君承天給她的,她也會抱著懷疑的態度,能不碰就堅決不碰。

  但現在,狀況有那么一點點的改變。

  她打開了藥盒,那處那可泛著淺淺藍色的小藥丸,往嘴里一丟,喝水吞下。

  ————————

  蘇小魚在夢里看過許多次,一個生著與君承天一模一樣的面孔的男人,系著看濃郁日系可愛風的圍裙,在廚房之內忙忙碌碌個不停。

  但她從來都沒想到過,有一天那一幕畫面會真的出現在眼前。

  連圍裙上印著的粉色小兔子都與夢中場景一模一樣,只是這一次,當她站在他身后,長久的凝視著他時,他緩緩轉過身來,冷峻的面容里讀不出任何情緒,可他的臉,并沒有如美夢乍醒那樣,變的支離破碎起來。

  “早餐很快好,你去餐桌邊等。”

  “需要幫忙嗎?”

  這種全新的體驗,蘇小魚懷疑自己一輩子都接受不了。

  主要是君承天的氣勢太強,他可以在任何場景之中睥睨天下,運籌帷幄,唯獨是家具氣氛濃濃的廚房之內,總是讓人覺的,哪里怪怪的不太對勁。

  “去等著。”他命令。

  蘇小魚摸了摸鼻尖,沒再堅持,返回到了桌邊坐了下來。

  晨光乍現。

  此刻是早晨六點半。

  她和君承天一同在這間小公寓內,住了一整晚,他睡床,她睡沙發,相安無事,醒來時竟然也沒覺的有哪里不對。

  還在想著,她的早餐已被送到面前。

  “你的。”

  蘇小魚道了謝,盯著 面前搭配的顏色分明的食物,有蛋,有青菜,有水果,有牛肉,營養均衡,引人食指大動,一百分滿分,都可以打到九十以上了。如果不是親眼看著,她真的很難相信,君承天那樣的男人,還擁有著這樣的廚藝。

  “不合胃口?”君承天見她只是盯著看,卻沒有什么動作,便輕聲的問。

  “不是。”蘇小魚搖了搖頭,切下四分之一的煎蛋,放入口中。

  尚未凝固的金色蛋液緩緩流淌而出,恰好是她最喜歡的那種,她對君承天依然十分陌生,可在他的眼里,她的身上幾乎沒有秘密,他熟知有關她的一切。

  這種不對等的感覺,令蘇小魚的心中生出了無限感慨。

  她悄悄地嘆了口氣。

  鬼使神差,問了一句:“以前也是這樣子嗎?”

  君承天緩慢的抬眼,望向了她, “什么意思?”

  蘇小魚把話問出來時,已經是后悔了。

  不過被他盯著,蒙混過關大概是不可能的。

  她迅速舔了下泛甘的唇,聲音轉低。

  “我是說,以前,我忘記的那段過去,你也是這樣子煮早餐給我吃嗎?”

  君承天想了想,“最開始,三餐是你在煮,對照著菜譜,一樣樣的學,你非常努力,非常用心,但天分這種東西很難說得清,你可以輕松的畫出美麗的畫,手指靈巧的做出復雜的手工,可是廚藝方面,你真的天生不太擅長。”

  “沒那么差吧?我的蛋炒飯、竹筒飯和玉米濃湯,小奶包都贊不絕口,一直說好吃呢。”蘇小魚不服氣的反駁。

  “的確是不錯。”他肯定的點頭,但表情明顯是有些不自然。

  “那你憑什么說我不擅長?”蘇小魚決定要給自己討一個說法。

  “那幾樣,你做的很不錯。”他再次給予了肯定。

  頓了頓,他經過了慎重思考,為了幫助她恢復記憶,他決定實話實話。

  “但你能想的起來,為什么那幾道菜你會做的那么好?”

  蘇小魚心里漏跳了半拍,直覺不太妙。

  但依然是很嘴硬的給自己找借口辯解,“或許是因為你錯誤判斷了我的能力,其實在廚藝方面我也是有天分的,只不過你的要求有點高,總是拿專業級別的水準,來作為評判。”

  越想這種可能性越大。

  見多識廣的他,眼光和標準自然是比一般人要高很多的,因此啊,原因真不一定是在她身上呢。

  君承天卻依然搖頭。

  “那你說是什么原因。”她不服氣的嚷嚷。

  與面子有關,她執拗的要求一個說法。

  君承天露出了清早起床后的第一抹淺笑,看著蘇小魚逐漸轉為健康的紅潤臉頰,睜眼醒來不見她的那種不快,逐漸的散去了。

  “原因很簡單。”他慢條斯理,吃了一顆對半切開的草莓。

  先把她的胃口吊的高高的,但又不急著去回答。

  “喂——”蘇小魚不滿的嚷嚷。

  “你先把吃早餐。”他提醒。

  “你先說。”她的腦子里,全都是好奇呢,他不說完,她哪里有胃口吃。

  “把蛋吃光,我告訴你。”他與她講起了條件,這樣的對話場景,與過去何其的相似。

  只是一人記得,一人不記得。

  留有記憶力的那個人心中,總會生出更多這樣或者那樣的感慨。

  君承天從來都是不太容易改變主意的男人, 他既然給出了要求,她若不肯完成,便別想她會妥協。

  大約是認識到了這一點,蘇小魚不再開口,泄憤似的把剩下的太陽蛋都塞進口中,又一連吃了幾塊青菜,表示真的有保質保量的完成他的要求,之后才開口說,“現在你可以停止賣關子了吧?說!”

  銀光閃閃的叉子,刺穿另外半顆草莓,送到了她唇邊。

  他的意思,是打算喂她吃?

  蘇小魚只覺的一股火焰,不受控的在體內燃燒起來。

  她紅著臉,真的有些承受不起,這樣子有意無意的撩撥。

10299 3583857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9_3583857.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