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11章 君承天來了

書名:甜妻萌寶:總裁爹地要克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麥蘇 更新時間:2019-07-03 21:16:31

  蘇小魚嚇了一跳,“你確定?他在哪兒?”

  小奶包的手指,指著一個方向,“剛才還在三樓的轉彎那里,怎么一下子就不見了,難道是我看錯了?”

  游樂場在商場的七樓,與三樓之間有一段距離,看不清楚或是看花了眼,那也是稀松平常的事。

  不過,蘇小魚依舊還沉浸在小奶包無意之間帶所帶來的恐慌里。

  她離開了不要緊,但畢竟是把小奶包一起給拐出來了呀,君家的人有多在乎小奶包,她是見識過的了。發現人不見,肯定會迅速做出反應,被找到了是遲早的事,嗯,安全起見,還是不要在同一個地方一直呆著,這樣可以延遲被抓到的時間。

  “走了走了。”蘇小魚也開始急著了。

  馮平擋在了面前,她氣的差點差點想要推他。

  “借你的錢,今晚一定準時給你充好手機話費,謝謝啊,你真是個好心的年輕人。”

  “再等一會吧,我保證能把你兒子想要的娃娃給夾出來。”

  想來想去,似乎也只剩下這一個借口。

  “糟了,真是爸比。”小奶包尖叫一聲,迅速的往蘇小魚身后一鉆,把自己給藏了起來。

  電梯載著君承天,緩緩的出現在了面前。

  蘇小魚渾身的血液,仿佛是在那一秒之內,慢慢化為冰點,凝固下來。

  她想帶著小奶包逃走,但雙腿好像是灌了鉛一樣的沉,安全不受控制。

  “爸比怎么會來的這么快嘛。”小奶包在她身后懊惱不已。

  偏偏只有一個馮平,因為背對著電梯的方向,注意力還集中在想要留下蘇小魚和小奶包這件事上,他賣力的鼓吹自己的技術,將抓不到娃娃的責任全都推給了娃娃機,并試圖勸說蘇小魚和小奶包換一臺娃娃機再玩,或許能找到相似的娃娃,不然的話,干脆叫老板在臨時放一個進去,也不是困難的事。

  君承天已經站在了馮平的身后,冷眸危險瞇起,不滿的看著那個對著他的妻兒正說的口沫橫飛的年輕大男孩。

  “他是誰?”

  這話,是問不遠處 趕過來的楚雅。

  蘇小魚卻以為他是在問自己,搶先一步回答,“我不認識他。”

  “我們真的不認識他。”小奶包忙不迭的證明。

  非常時期,非常對待。

  只有求生欲強一點,才能安安穩穩的活的長久。

  “怎么說是不認識呢?我們剛剛不是已經彼此介紹過了嗎?瞧,我知道,你叫君星芒,這位是你的媽咪,而我是馮平,你管我叫鄰家大哥哥的呢。”

  說完以后,他才回頭,去看身后引起兩母子高度戒備的存在是誰。

  他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個男人真是高。

  他自己都有一米八二的身高,而這個男人比他還高很多,他需要抬起頭,才能看清楚對方的臉。

  一望之下,心驚膽寒。

  這是一個什么樣的男人啊,氣勢強大的驚人,只一個眼神交匯,他連堅持與他目光相對的勇氣都沒有。

  “你好,我是……”

  馮平是個天生熱情,喜歡交際,也擅長交際的那種人,他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想要表達友好。

  君承天卻是直接越過了他,來到蘇小魚的面前。

  “其實我可以解釋的。”蘇小魚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心虛,但也的確是在心虛。

  畢竟是答應了的是,臨時反悔爽約,怎么都說不過去。

  “回去慢慢解釋。”君承天打斷了她。

  長臂一伸,把躲在蘇小魚身后的小奶包給拖拽了出來,不顧他掙扎,輕而易舉的抱在了懷里。

  幾乎可以算得上是一模一樣的臉,大號,小號,一個模子印出來似的,即使不去刻意的強調身份,明眼人也能看得出,他們是父子的關系。

  “爸比,我也可以解釋的。”小奶包難得會這么乖巧。

  大約是在心虛吧,他臉上掛著討好的表情,還特意往君承天身邊擠了擠,小手順勢的摟住了他的脖子。

  這一招,對所有女性,尤其是蘇小魚,那是特別的管用。

  小奶包沒有對君承天使用過,心里邊萬分的忐忑不安。

  “你也一樣,回去慢慢解釋。”

  一聽到這話,小奶包頓時長長的舒展了一口氣。

  “你和媽咪在這兒做什么?”

  君承天和善到令人不安,他居然看起來沒那么生氣,薄唇勾出一抹弧度,似笑非笑的。

  “我們在夾娃娃。”小奶包繃緊了皮子。

  “我們在逛街。”蘇小魚更像是一條凍僵的魚,抬頭挺胸收小腹,站在君承天的身邊,當他伸手攬住她的腰身時,她竟然忘了躲閃,忘了掙扎。

  完全沒有默契的答案,一起說完以后,各自心虛。

  “夾娃娃?”君承天跟著小奶包走了過去,盯著那臺機器認真看著。

  小奶包則趁機講了一遍這種夾娃娃機的使用規則,以及他看過的漫畫里,傳說之中的夾娃娃大神陸如西是怎樣以神乎其神的技法,完美搬空了一整臺娃娃機里所有的娃娃。

  通殺四方。

  一個不留。

  “喜歡哪個?”君承天望著蘇小魚。

  蘇小魚心里想回答的是,她對娃娃機里那些并不算是很精美的娃娃,一點興趣都沒有。

  可架不住小奶包一波波來襲的懇求目光,她只有順遂了孩子的意思,指著角落里的藍色娃娃說,“想要那個。”

  “我夾給你。”君承天這樣子說。

  從君承天出現時起,馮平心里邊一直憋著氣呢。

  當他待在了這兒,全場所有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集中了過去。

  蘇小魚和小奶包更是不曾再給他哪怕一個眼神,顯然是已經在瞬間就忘記了他的存在。馮平還從來沒有品嘗過被忽視徹底的滋味呢,心里的不舒服,最終都化為一種較勁的情緒。

  聽見君承天說那種話,他酸溜溜的跟著來了一句。

  “我勸你還是別把話說的太滿,這臺機器的程序設計是有問題的,根本不會出現暴擊的機會,機器爪爪一直都軟弱無力,連最邊緣的娃娃都夾不起來。”

  君承天像是根本沒有聽到他在說話,只是吩咐楚雅去換游戲幣。

  小奶包想起了什么,連忙說,“雅叔叔,我們剛才向這位大哥哥借了一百塊錢,你先還給他吧。”

  “其實不用那么急。”馮平擺手。

  這可是他給自己和蘇小魚之間留下來的一點小機會,如果現在還了錢,以后哪里還有聯絡的借口。

  楚雅面無表情的來到了馮平面前。

  二張鈔票,拍到他手上。

  那是二百塊錢。

  “多了……多了的。”馮平捏著錢。

  “利息。”楚雅丟下兩個字,壓根不看他。

10299 3584570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9_3584570.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