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20章 心有所期

書名:甜妻萌寶:總裁爹地要克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麥蘇 更新時間:2019-07-05 23:11:34

  那些事,等有時間,再把蘇小魚喊過來,悄悄問一問。

  現在嘛,李奶奶心里邊關心的,顯然是她認為的更加重要的事。

  “小魚兒是你的媽咪,那你可不能跟著一起喊我奶奶了,你啊,還要小一輩呢,喊我一句太奶奶吧。”

  “太奶奶好!”小奶包根本不懂什么叫做扭捏。

  讓喊就喊,脆生生,甜絲絲,那叫一個干脆。

  “哈哈哈,好好好!真好的孩子!!來,跟太奶奶回屋去,去拿一個大蘋果給你吃,對了,前些天小朱他們來時,不是送了不少大櫻桃過來,小孩子吃又補血又補腦,最適合了,也去一起拿出來,給我的乖寶寶嘗嘗,好不好呀?”

  “你個老婆子,哄著孩子喊完了你太奶奶,就急著把人給領走了。蘋果等會吃,大櫻桃自己也不會跑,小子,我是你太爺爺,喊一聲來聽聽。”趙爺爺一臉嚴肅。

  “太爺爺好!”小奶包可不會厚此薄彼呢。

  趙爺爺一聽,哈哈大笑,心滿意足。

  “這小子反應快,夠聰明,我喜歡。老婆子,等會出來記得拿一把蒲扇,再拿個團子,孩子坐在臺階上會涼到腰,讓他坐在團子上,拿蒲扇給扇扇,免得有蚊子來咬。”

  蘇小魚目瞪口呆。

  真的,雖然早知道小奶包是個什么樣的小孩,但依然被小奶包所釋放的天然魅力給震驚到了。

  李奶奶和趙爺爺在對待其他人,哪怕是同住在福利院里已有好多年的老鄰居,都是不冷不熱,不遠不近,永遠是透著生疏的距離感。

  蘇小魚還是第一次,見他們對哪個人如此的熱情。

  劉思成滿眼不是滋味,他把人給帶來這里,目的一是為了找個機會能單獨與蘇小魚聊幾句,目的二是想通過二位老人,來間接了解一些事情,誰想到,事情的發展,根本沒有按照預期,這一團順理成章的和氣是怎么一回事?

  吃吃喝喝,坐下聊聊。

  小奶包和二個老人,已經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

  李奶奶拿來畫板,開始引導著小奶包畫畫。

  在家里經常看著蘇小魚畫漫畫或者畫素描,讓小奶包對于畫板和畫筆,都并不陌生。

  他拿起來,勾勒出了簡單的線條,并且按照自己的感覺,填上了陰影和暗影。

  李奶奶笑彎了眼睛,“真是個有天分的孩子,不愧是小魚兒生下的兒子,真好,真好。”

  趙爺爺干脆利索,“以后跟太爺爺來學油畫吧。”

  “不,他得來跟我學山水畫,還有書法。”對待原則性的問題,即使是自己相守了一輩子的丈夫,李奶奶也堅決不肯讓步。

  這就是一名藝術家的執著。

  “你已經哄著蘇小魚去學你的山水畫了,結果呢,她一轉眼就溜出去畫線條小人了。這一次堅決不行,小奶包子歸我,必須跟我來學。”

  “你這個死老頭子怎么不講理呢?”李奶奶火大了。

  “你這個臭老婆子,就不能讓讓我嗎?我還能活個幾天,你什么都跟我爭!跟我搶!”

  “你就比我大三天!誰先死,誰后死,那可不一定呢。”李奶奶不甘示弱。

  蘇小魚無語至極。

  劉思成本來想勸說一下,結果才張口,就被兩個老的轟到一邊去了。

  最后還是想小奶包一邊一個,輕聲安撫,才將這一場即將爆發的戰爭給平息了下來。

  “我現在每天都跟在媽咪身邊學習呢,雖然我還不懂什么是山水畫,什么是油畫,但我相信,以后我陪媽咪來這里的次數多了,有太爺爺和太奶奶的教導,我一定很快就能分辨的出,等到了那時, 再來決定是學哪一樣,好不好呀?”

  小奶包這是標準的兩步得罪的做法。

  蘇小魚早已看出來,他根本上在用所謂的‘緩兵之計’, 不愧是君承天的兒子,年紀雖小,心思手段可是一點都不差。

  “小魚兒,聽到了嗎?以后你必須得經常回來福利院,不然的話,李奶奶可是要生氣的嘍。”

  “蘇小魚,你敢再消失,以后就不要來見我了。”

  老兩口,相繼表態。

  蘇小魚除了答應,還能說什么呢?

  一場笑鬧,就這樣過去。

  劉思成整個人的情緒低落的厲害,他站在屋檐下,沒辦法加入到聊天之中去,又舍不得就這樣離開。

  李奶奶終于想起了他,在蘇小魚領著小奶包來到這兒,很長時間以后。當然,也就想起了劉思成之前擺脫她的事。

  老太太笑瞇瞇的朝著蘇小魚招了招手,“孩子,現在你得說說看,這是怎么一回事了?這孩子真的是你生下的嗎?孩子的爸爸呢?”

  蘇小魚明顯一愣,她咬住了嘴唇,發現這處小小的空間內,所有人都在盯著她看。

  除了他們,院子的門口,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條影子,順著陽光的方向,鋪在了地面。

  人不在,但影在。

  她原以為,自己會有許多猶豫,以及糾結。

  但事實上,她將一些話,脫口而出時, 是比想象之中的還要順利。

  她說:“李奶奶,這孩子確實是我兒子,我親生的兒子。孩子的爸爸,就在院子外等著呢, 他內向,寡言,不太習慣見陌生人。”

  小奶包‘噗嗤’一聲笑了,他媽咪的這個評價真是絕了,他敢肯定,他爸比站著的位置,一定也是聽的清清楚楚,就是不知道,心里會做什么感想了。

  笑過之后,小奶包的笑容突然像是遭了急凍,定格在了那里。

  他本打算去找君承天的, 邁出去的腳步,無意識的慢慢收回。

  他來到了蘇小魚的身邊,仰著頭,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一圈圈的淚水在打轉,旋轉。

  可憐兮兮,像是一只被遺棄的小寵物,歷盡千辛萬苦,終于終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他的脖子上,依然戴著那條項鏈。

  從不離身,就連洗澡的時候都不肯脫下來,生怕會弄丟了。

  項鏈墜的里邊,藏著的是他媽咪的照片,也是小奶包的心里邊,唯一僅存的盼望。

  而今,他好像聽到了自己心底的最深處所發出的碎裂的聲響。

  他死命的攥住了那只項鏈墜,眼睛一秒都是舍不得離開蘇小魚。

  “對不起,媽咪一直都沒想起來,讓你受苦了。”她攬回了兒子,嵌在了自己的臂彎之間。

  力道用的很大,足夠給予了孩子安全的感覺 。

  “媽咪?媽咪?”小奶包的心里有好多好多疑問,可他根本什么都問不出口,因為現在他的情緒太激動太激動,只想哭一場,好好地哭一場。

  “嗯,我知道,你是我兒子,你也知道,我是你媽咪,乖,不難過了,以后媽咪會一直陪在你身邊,不會再離開了。”

  說出這些話,蘇小魚的心, 也就安定了下來。

  麥醫生有一句話說的特別好。

  記憶會消失,不留下一絲痕跡,仿佛曾經的過往只是水面的漣漪,風過,水靜, 不復存在。

  但記憶消失,存在過的客觀的一切,其實一直都在。

  心若有所期,便可預見,失而復得。

10299 3585222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9_3585222.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