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71章 終于醒來的小魚兒

書名:甜妻萌寶:總裁爹地要克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麥蘇 更新時間:2019-07-18 08:46:47

  “理論上是如此吧, 雖然有逃避的嫌疑,可逃避這件事本就是躲進了舒適區的一個舉動,必定是會感覺到更加安心才對。”麥神一如此答。

  “那就讓她輕松著吧。”君承天的眉目之間,釋放了一抹無奈。

  “您的意思是?”麥神一不是很理解。

  “我放棄了,過去就讓它過去吧。”余生,他要給她最輕松悠閑的生活,去盡力彌補她承受的難過。

  “您放得下?”麥神一大吃一驚。

  作為蘇小魚的主治醫師,在給她治療的時候, 不可避免的會觸及到很多與君承天有關的過去。

  時間久了, 麥神一其實也同時是在為君承天治療心理上所承受的壓力,只不過這種治療過程相對比較隱晦,為了表示尊重,麥神一也曾經跟君承天提起過,君承天沒答應,但也沒拒絕,一切心照不宣,繼續進行下去。

  蘇小魚那邊還沒見什么成效, 但君承天這邊心理上的重擔,卻是一日輕過了一日。

  眼看著,兩個人的狀況,已在開始良性的發展。

  沒想到,節骨眼的關頭,君承天卻表示,他放棄了。

  麥神一摸了摸鼻子,與君承天一起,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的女孩子,有那么一瞬間,他好像能感受到了君承天的心情。

  “放下了,也好,只看未來,不念過去,何嘗不是一種灑脫,既然如此,我想以后蘇小魚都不用再承受那些無休止的檢查,也不必每周都來這兒見我了,我會定期開一些安神的藥物,緩解她偶爾出現的頭痛,以及其他的癥狀,只好安安心心的幫她養著身體,相信也不會太差的。”

  “嗯。”君承天簡單應了聲,“你出去吧,我陪著她。”

  他只想跟蘇小魚單獨的坐一坐。

  “好的。”

  麥神一走了出去。

  三天后。

  蔣管家抱著小奶包走進了病房,“先生,我把小太子接來了。”

  小奶包一眼就看見了病床上躺著的人,他失聲的低喊,“媽咪!”

  掙扎著下了地,一路小跑,撲到床邊。

  君承天已經待在這兒三天三夜了。

  期間,除了偶爾去洗手間,他幾乎沒有別的動作。

  不吃,不喝,不睡。

  雙眼從未有一秒,離開過蘇小魚,從期待一直等到平靜,再到后來的焦慮煩躁。

  蘇小魚依然沒有反應。

  麥神一早就不開安神藥給她了。

  但是她依舊沒有蘇醒的跡象。

  君承天一直都在懷疑,是不是當時他出手太重,砍暈她的時候,不知道碰傷了那哪里,所以才導致了這一切。

  最終也是抱著嘗試的先發, 麥神一提議,把蘇小魚最在意的人,帶到床邊來,喊喊她的名字,沒準她的潛意識聽到了想念的聲音,便會自動蘇醒過來呢。

  于是,小奶包就被帶來了。

  “喊你媽咪,讓她醒來。”君承天命令。

  “我媽咪是怎么了?為什么病成這個樣子?什么時候病的?你們全都不告訴我!你們是壞人!壞死了!”小奶包當場發飆,奶兇奶兇的。

  君承天冷冷的不搭理他。

  蔣管家充當了解釋的角色:“夫人病了,大家都很著急,現在也不是發火的時候。你是夫人心里邊最記掛的人了,你喊喊她,跟她說說話,她聽見了,就一定會努力的醒過來,給你一點回應的。不能讓夫人再繼續睡下去了,不吃不喝的,看看人都消瘦成什么樣了。”

  “你們這些大人也太不靠譜了!”小奶包氣急。

  這么一句,算是把君承天也算進去了。

  “星芒?做事!不然的話,就離開。”君承天的嗓音,低沉沙啞,音色比任何時候都要冷。

  即使是面對的是自己的兒子,依然是沒有半分溫度。

  “等我媽咪醒了,我們要認真談一談。”小奶包說完,就開始拖鞋。

  奮力的爬上了病床,一直爬到了蘇小魚的枕頭邊,才側著身子,硬是擠出了一小塊 位置,蜷縮著緊挨著她。

  “媽咪?我是星芒,你聽見我的聲音了嗎?”

  “媽咪,你抱抱我好不好,我好冷,我真的好冷。”

  “媽咪,我餓,我好難受,你抱抱我吧……”

  “媽咪,我摔倒膝蓋了,好疼啊好疼,媽咪……”

  ……

  小奶包學的很像很像。

  哭音幾乎就是真的,眼淚始終在眼眶里打轉。

  后來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一個沒憋住,眼淚真的決堤而出,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他抱住了蘇小魚的脖子,就像平時那樣,使勁的往她懷里拱。

  來病房的目的,是為了想把蘇小魚給喊醒。

  結果人還沒醒,他自己已經先崩潰的撐不住了。

  “媽咪,你醒醒啊,我害怕,星芒害怕。媽咪……我要媽咪……媽咪……”

  蔣管家眼中滿滿的不忍,有一個走過來,想要抱起孩子的沖動。

  君承天一個眼神過去,蔣管家站在原地,也就不做聲了。

  病房內,小奶包的哭喊聲在繼續。

  他是真的在哭,哇哇大哭,一個普通的五歲的孩子在不知所措時會怎么哭,他就怎么哭,鼻涕一把淚一把,要多慘有多慘。

  所有陪伴著小奶包長大的人,都還是第一次見他如此,摒棄了天才與早熟的光環,回歸到一個孩子本來的模樣。

  蔣管家 按了按心臟,覺的這個位置一直在疼, 那是被孩子給哭疼的。

  他只是個管家,無權決定任何事,只能站在那兒,看著這一幕。

  十分鐘過去。

  二十分鐘過去。

  三十分鐘過去。

  君承天冷漠的等待著。

  君星芒竟然也沒有要停的意思。

  這種辦法,應該沒有用吧,還是得勸一勸,免得把孩子的身子給哭壞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蔣管家心里邊才冒出了這樣的念頭來,突然他發現,一直平靜睡在那兒的蘇小魚,好像有了點反應。

  她不停的在皺眉。

  身子從自然放松的狀態,轉為一種不自然的緊繃。

  君承天猛然站起身,手臂撐著床,身體向前傾,這個姿勢讓他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她的變化。

  父子倆交換了一個眼神。

  已經哭的嗓子都啞了的君星芒,鼓足了力氣,開始新一輪的嚎哭。

  “潤哥,孩子在哭,去看看……去看看……”蘇小魚抬起手,虛弱的揮了揮。

  父子倆的眼眸,同時瞪圓。

  一模一樣的輪廓,綻放的是同樣的驚喜。

  君承天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異樣,他湊到她耳邊,“孩子在找媽咪,你去看看,他哭的很厲害。”

  “潤哥,我頭疼。”蘇小魚哼哼,“孩子,你去……”

  “我不去,你是媽咪,你生的孩子你來照顧,快點。”君承天捏了捏她的臉頰。

  “媽咪……我好痛啊……”小奶包賣力的配合中。

  “不行,孩子在哭。”蘇小魚在快要被那旋渦式的夢境重新拽回去以前,突然不知從哪兒聚集起了力氣,使勁的一睜眼,坐了起來。

  小奶包一個小老虎猛撲,撲到她懷里,抱住了她。

  蘇小魚動作熟練,穩穩的接住。

  身體沉重又疼痛,難受的恨不得直接割掉,再不屬于自己才好。

  可是她照看孩子的樣子,完全出自于本能。

  先給小奶包撫了撫后背,順順氣。

  接著才摟的緊了些,“乖寶,不哭了,不怕哈……”

  混沌的大腦,依然是罷工的狀態,她甚至還來不及反應,自己在哪里。

  只覺的一雙臂膀,裹著一股大力,猛然將抱住了她,也抱住了孩子。

  “你終于醒了,小魚兒。”

  ……

10299 3589019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9_3589019.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