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小: 默認 特大

第198章 執子之手

書名:甜妻萌寶:總裁爹地要克制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麥蘇 更新時間:2019-07-26 20:16:52

  肆意伸展的枝葉,遮天蔽日,稀疏的樹影之間,有星光透落而下,絲絲縷縷,落在了地上,說不出的美麗夢幻。雖然夜里的花園,偏僻幽靜,這里卻絕不顯的陰森可怖,反而讓人有種無比夢幻的感覺,仿佛一腳步入了童話世界,步步踩著月光,美到令人屏息。

  小奶包站在樹下,仰頭看著藏在書間的小樹屋,用力的點了點頭。

  “嗯,今晚上就住在這里吧。”

  對于一個五歲的小朋友來說,離家出走一腳走了一百米,這已經是非常非常厲害的了。

  他像只靈敏的小猴子似的,順著長梯,向樹上爬去。

  三米高左右到達樹屋,對于一個五歲的小朋友來說,已經是非常的高度,但小奶包顯然并不放在眼中。

  木屋內有燈。

  小奶包按亮,之后第一時間去翻裝零食和飲料的冰箱,有吃,有喝,有水果,湊合過個二三天不成問題。

  “這一次,我一定不會輕易妥協的,爸比休想哄好我。”

  撕開一袋薯片,小奶包快樂的嚼著,心情慢慢的恢復了不少。

  而此刻,那對完全忘記了家里還有個會很用力生氣的小兒子的年輕父母,正手拉手的漫步在街頭。

  沒有特別的目的地,索性就走走逛逛。

  路邊新開了不少小店,賣衣服的,賣小飾品的,賣公仔的,賣零食的……

  蘇小魚逛的津津有味。

  不知不覺,君承天的手上多了很多的袋子,大多是一走一停,隨便買的,每一樣都不值錢,但每一件都有其獨特之處,從蘇小魚的表情里就能看出,她超滿意,特開心。

  女孩子的快樂啊,有時候就是這樣子,很簡單很簡單。

  可是走著走著,蘇小魚的臉頰慢慢變成了粉紅色,而那一抹蜜桃般的顏色,迅速的擴散,最后連脖頸之下,都染的紅了。

  “怎么了?”君承天很快發現了她的異樣,手背輕輕的貼了下她的臉頰,感覺到了她的燙熱,“你在發燒嗎?”

  他沒有錯過她額頭冒出的一層亮晶晶的汗,尤其是筆尖上頂著的那一顆,晶瑩剔透,像是透明的水晶,可愛極了。

  “沒有啦,我沒有發燒,只是……忽然不想繼續逛了,我們回家吧,或者……去找個地方坐坐……吃點什么或者喝點什么。”

  君承天冷眉冷眼,取了手帕出來,幫她擦了擦。

  “晚餐你才剛吃過,又喝了一杯玉米汁,你已經飽了。”

  他太清楚她的胃口是怎樣,這點事,他心里有數。

  蘇小魚有點急:“就算是吃飽了,我們也可以坐一坐啊,反正我是不想逛了。”

  “小魚兒?”君承天挑了下眉。

  如同往常一樣,被那雙冷凝的眼一鎖定,只消三秒,蘇小魚便覺的口舌發干,渾身不適,各種不自在。

  那些難以啟口的話,沖動之下脫口而出。

  “你沒發現嗎?有好多人……一直在看我們。”

  聲音越來越小。

  神情越來越緊張。

  有點害羞。

  有些無措。

  她惱火的推了下他,“好像跟在你身邊,就特別容易成為人群中的焦點。”

  “有嗎?”他往周圍看了看,很是稀松平常的一天,周圍人來人往,但全都是陌生人的面孔,甲乙丙丁,一二三四,擦肩而過。

  “有啦,你沒發現嗎?好多都是很漂亮的小姐姐,她們跟著我們走了很久,偷偷在看你。”

  君承天更加詫異,冷眸迅速的往周圍一掃,“有嗎?”

  “當然有!”

  他想了幾秒,“沒注意。”

  蘇小魚咬住了嘴唇,根本不相信他說的話。

  沒注意才怪呢,那些熾熱的眼神,連身為同性的她都感受的清清楚楚,太露骨,極具有侵略性,且完全沒有掩飾。

  他怎么可能絲毫沒有察覺。

  “騙子!就知道哄我開心!”雖然她是畫浪漫愛情的漫畫家,但她可不是個單純無知的小女孩。

  “我一直在注意你。”君承天認真的說。

  蘇小魚的心啊,不爭氣的漏跳了半拍。

  明知道,他只是隨口那么一說。

  明知道,或許根本沒走心。

  更清楚,他所表達的不是她想的那個意思。

  “眼睛凝在你身上,哪有時間看別人。”他講的那么理所當然。

  蘇小魚撅了撅嘴巴。

  意思大概是,她還是不信。

  君承天捏了捏她的小臉,沒再多解釋。

  牽著她的手,轉向了小公園,是臨河而建的景觀帶,沿河向前,狹長,遙遠,但鋪的是木板,踩上去腳底下軟軟的,分外的舒服。

  附近散步的人,更多是并肩而行的銀發大爺和銀發婆婆,已是傍晚,他們在散步,時不時的閑聊,專注的目光里只有彼此,完全沒有注意到別人的存在似的。

  蘇小魚露出羨慕的表情。

  很快,她的手指一緊,感覺到被他用力的捏住了。

  “知道這是什么意思嗎?”他的手指,與她交叉相握。

  十指緊扣,舉了起來,放到她眼前。

  蘇小魚鬼使神差的來了一句,“心心相印?”

  說完,才將低的體溫,再次極具竄高,她為什么要說這樣的話,她懊惱的簡直想要要掉自己的舌頭。

  君承天的眼中滿滿笑意,拖著她的手,一直向前走。

  然后又問,“這樣子呢?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蘇小魚緊緊抿著唇。

  “不,你知道。”他哄著,“乖,告訴我。”

  “我不說。”蘇小魚堅決不肯上當。

  “你不聽話,我就在這兒……對你那個。”他的表情可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意思。

  “哪個?”蘇小魚驚愕又驚懼,有心想要快速的跑掉,可是手就被他那樣子用力的緊抓著,哪里有給她躲閃的余地。

  “親暈你。”他的口型,說出如此可怕的字句。

  蘇小魚再也忍不住,不等他多說,立即踮起腳,捂住他的嘴,“你是瘋了嗎?”

  他不說話,也能用眼神來表達他的認真。

  蘇小魚深呼吸一口氣,可恥的發現,她竟然習慣性的打算順從了。

  就這么簡簡單單,屈服在惡勢力之下,她簡直瞧不起自己。

  “還要我再強調一次嗎?”他不滿于等待,忍不住開口了。

  蘇小魚先是一激靈,接著整個人都露出了無奈的表情來。

  不情不愿,壓低了聲音,喃喃的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什么?大聲點,我聽不見。”君承天表現的非常一本正經。

  蘇小魚奇急,但礙于對方太強,她得罪不起,只能嘟嘟囔囔的又加大點了聲音。

  “小魚兒,你是晚餐沒吃飽嗎?一點力氣都沒了?”他睨著她,不滿質問。

  也不知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勇氣,她突然鼓起了全部力氣,大嚷了一聲。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一吼之下,周圍的空間仿佛都跟著寂靜了幾秒鐘。

  那些攜手散步的老太太們,回過頭來,看著她會心的笑著。

  滿是善意的笑容里,更多是過來人才會懂的那種美好期許。

  蘇小魚不自在極了,“好多人在看,快走啦,快走。”

  “嗯。”全由著她,攥緊了手指,一路向前快步走,不知道走出了多遠,才停了下來,她直喘著粗氣,臉上已經被汗給濕透了。

  “要你適應第二次,難為了。”他突然沒頭沒腦的冒出了這么一句。

  蘇小魚心中一動。

  抬頭看他的時候,他的目光落在不遠的地方,那里圍站這幾個男人,有的手臂上吊著繃帶,有的 鼻青臉腫,或站,或蹲,圍成個圈子,坐在樹下。

  蘇小魚見他的視線長久的集中在那幾個看起來混的不是很如意的社會人身上,有些疑惑,“是認識的人?”

  才問完,其中一個叼著煙染了頭發的社會人好像感受到了什么,無意間望了過來。

  恰好,他與君承天的目光,撞擊在了一起。

10299 3591268 MjAxOS8wNi8xMy8jIyMxMDI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6/13/10299_3591268.html
新快3是什么意思